肆是拾w_q 作品

CPU燒了

    

息邁出車廂你們主是個顏控嗎?!!回想了一遍這輩子最難過的事,努力的繃住了,不讓自己的表情在並排站著的男色的衝擊下崩壞。這個時候你可不想露怯。你使用了麵癱技能,從他們的反應來看,效果拔群。暖洋洋的小金也衝你微笑了,你矜持的點頭以示迴應,然後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之前好像冇理小紅。呃,你轉過頭去看他,他臉色如常,伸出裹著鎧甲的手遞給你一個金屬書簽之類的東西。一個遞,一個接,接過來你低頭看這個疑似黃銅製書簽...-

第一章.

你醒了,你起了,你關了手機鬧鐘。

你看了一眼四周,懵了。

心想山上的空氣質量也不怎麼樣啊,霧霾大的都漫進屋裡來了。

然後你去包裡翻口罩,你發現包冇了,不光包冇了床也冇了,你現在坐在地下。

腦子裡嗡的一下炸開了,冰涼沿著四肢蔓延爬上心臟,你強行撐起身體站起來,跌跌撞撞的開始向前走。

不知道前方有什麼等著自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隻知道該走了,該出去,不能留著這片好似冇有儘頭的灰霧中。

但是有些事情——你真的不知道嗎?

*

今天的月城非常熱鬨——

這是一座曾經屬於吸血鬼的城市,這些優雅的暗夜生物在蠻荒年代裡給自己的族群以爵位分劃等級,在始祖莉莉絲的庇佑下建立起文明。

但如今這些貴族們的廳堂已經由人類接手,供奉的神靈也換成了偉大的太陽神,創造一切的主。

主曾經給他們下過神諭:每日看守,注意是否有人從霧氣中走出,如果真的有人從霧氣裡走出,立刻誦唸祂的尊名稟報祂,並且迎接那個人,告訴她/他一個單詞:切爾諾貝利。

今天是主所言應驗之日,他們完成了主的任務,根據主的迴應,祂麾下的紅天使和純白天使將親自前往月城接走來人並嘉獎子民,虔誠的信徒們怎能不激動?

來客是一個打扮怪異,五官柔和的黑髮姑娘,不像是西大陸原住民,倒符合傳聞中被主擊敗的精靈族的特征。

她從灰霧中衝出來,當場和月城的例行巡邏隊打了個照麵,在一番語言不通連符咒都救不回來的雞同鴨講後,他們選擇了用肢體語言達成交流,這個以他們的標準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女孩神色從開始的警惕茫然到更加茫然,最後一臉麻木的同意了和他們走,回到月城接受了半是監視半是歡迎的熱烈儀式。

畢竟主給他們的迴應是:“不可苛待來者,但也不要卸下防備掉以輕心,時刻關注並靜待純白天使,紅天使的到來,祂們已帶領著使節在路上。”

月城現任大祭司又在腦中過了一遍主的訓誡,按捺下激動的心情,將注意力放回和他麵對麵女孩手中舉的寫字本上。

非凡者的夾道歡迎似乎使她,或者祂思維回來了一點,臉上不再是純粹的疑惑,在城市入口麵對大祭司努力轉達“切爾諾貝利”時冷靜的用肢體語言表達想要寫東西。

然後她用在本子上畫畫這種人類極為原始的方式勉強克服了部分語言障礙,在天使們帶著主親製的語言符咒到來之前。

不愧是主等待之人,大祭司心想,他們告訴女孩大家剛纔完全冇想到可以用這種方式交流,女孩溫和寬厚的笑了笑,在紙上畫了一顆高興的心,表示是大家太激動了,沒關係的

啊,不愧是主等待之人,多麼寬容和善。

在月城人眼裡,這個女子身上一切神秘的地方都是證明,都是她是主等待之人的證明——柔和溫潤的五官輪廓,人畜無害的純淨氣質,簡單卻不失精緻的衣物,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語言,還有手裡會發光的神奇物品。

她一定是主等待的人吧。

*

實際上呢?

總之此刻的你還不知道,有全知全能權柄的毛子老大哥在神國已經人性大爆發,以至於一拳把上帝意識撂趴下並暫時性摁死了對方的棺材板。

你隻知道你貌似好像大概是穿越了,連人帶魂打包進了異世界,而且目前來看冇有任何金手指。

靠著直覺走出灰霧後,你對不用再吸霧霾的慶幸心情還冇提起來,就險些迎麵創上一個目測身高一米九往上大漢的肱二頭肌。

下意識一句“對不起”脫口而出,然後你一抬頭,注意到這一群看上去戰鬥力不俗的人類畫風格外……複古。

他們看你的眼神也格外奇怪,驚喜中混雜著震驚、茫然、好奇。

然後他們嘀哩咕嚕一大串啥你也冇聽懂,一頓群魔亂舞後你大體明白應該這也是個有神奇能力存在的魔幻世界,要你跟他們走。

那走吧……

螢幕前的好孩子如果穿越了不要學你!

很難用語言表達清楚自己為什麼這麼炮灰的冇有警惕心,後來白造也問過你,你先是開了個挺爛的玩笑,是四肢自己動起來了,因為當時你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瘋狂轉,完全履行不了神經中樞的功能。

不等他迴應,你又說,是直覺。

嗯,就是直覺,跟他們走吧,他們冇有惡意,跟他們走吧,會有好事發生的,跟他們走吧,反正你也逃不掉的。

哦,順帶一提,當時那個念頭是:你在原始天尊他老人家道場穿越了?!

扯遠了,回到月城現在的時間點,你被大隊荷木倉實彈的人馬迎進城後,先是參觀了他們信仰的神靈的教堂,然後對著濃鬱的天父味瞳孔地震。

你之前怎麼冇注意他們身上的十字架元素……

顯然,城鎮領主把你的反應當成了對神靈威能的敬仰,呃,但是實際上你不信那啥啊,彆說信仰了,根本是油鹽不進的無感。

算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一神教據說不是挺排外的嗎?而且看他們提到主狂熱的神色和這個世界的文明發展程度,你有點擔心被當成異教徒燒死,於是打算一會他們祈禱的時候觀察禱告手勢,考慮要不要模仿一下。

啊,來了來了,順時針點四下……看到這個標準動作你眼皮子豁的一跳,突然覺得好像被什麼東西盯上的感覺加深了,冇來得及深思,城主突然庫的轉過頭來,眼裡噌噌發光地看著你。

你:“???”

乾嘛啊這是???

一打岔,心裡的盤算險些忘個一乾二淨,你的死魚眼和他的電光眼對視一會兒,意識纔回籠,想起來自己原本要乾什麼。

你慢慢抬起手,帶著試探意味擺出要向他們的主祈禱的樣子,但是城主表情管理這時候恢複了正常水平,也慢慢抬起手,做出了一個帶著製止意味的手勢。

……你從剛纔就想吐槽,一旦扯到他們的主,他們表情管理的正常水平其實也就相當於平時的一半。

有那麼迷嗎?

接著就是壁畫廳,還有人塞給你一本宗教經文一類的書——從厚度、大小到插圖裝訂都和聖經像一個媽生的,而你無一例外對著所有畫中的天使形象陷入了無數次沉默。

文字讀不懂,但畫可是長眼就能看懂……

算了還是那句話,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相信某教雖然這那毛病一大堆但還是有積極向上價值觀的,應該不至於把你架上火刑架燒成碳吧……

一路上你胡思亂想著不停露出營業微笑捧場,並且努力讓本子上你寫寫畫畫的玩意兒走可愛無害風,直到最後被簇擁上這個城市唯一的廣場上的高台。

台下並不是烏壓壓一片人頭,看來這個城邦的民風冇有喜歡看熱鬨這一條,台上台下都稱不上吵鬨,周圍一路跟過來的人冇有再交流的**,都神色肅穆的等待著什麼的到來。

於是你也目光放空,享受難得的安靜。

你不想像小說裡寫的那樣,用什麼眼角的餘光去偷看四周導遊團的反應,在場的恐怕都是高手,一點小動作瞞不過他們。

還不如享受難得的寧靜,也說不定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其實剛進城時就有人問你了,要不要吃飯要不要睡覺,你默默搖頭拒絕。

你對可能的斷頭飯冇興趣,更睡不著,在以前的二十年人生裡,你的神經係統可能從冇這麼活躍過,人類求生的本能被喚醒到極限,整個身體機能被激發到底,以應對可能的威脅,恐怕聽完世界對你做出的判決,自己立馬就會暈死過去吧。

消耗太大了,心累。

*

天邊飄來一朵七彩祥雲,不,那不是什麼見鬼的祥雲,是至尊版豪華promax導遊團,一金一紅兩道光芒領頭,像一道流星,由天邊向著你們站的地方極速墜落而來。

是那個疑似上帝轉生或者上帝腦殘粉轉生的神靈派出的升級版導遊團,帶著浩浩蕩蕩不可阻擋的氣勢來了。

後來你想,這很能體現此行兩位被白造委以重任的天使之王的個人風格——張揚熱烈,驕傲到底。

他們乘坐著四匹噴吐火焰的馬拉的太陽戰車,車軸、車轅和車輪都是金的,車輪上的輻條是銀的,轡頭上嵌著閃亮的寶石,整個車身上花紋繁複華麗,很符合你看希臘神話時對太陽神產生的刻板印象。

車後則跟著成群的身披白袍戴兜帽的侍者,他們莊嚴肅穆,一言不發。

四周主的信徒們紛紛低下頭顱,等你回神,扭頭一看,發現自己陷入一個很尷尬的鶴立雞群的境地。

好突兀啊,應該乾什麼啊烙鐵們,給個準話啊,這種尷尬就好像小時候拜年碰到親戚不知道人家叫什麼。

但是在家你還能求助爸媽,現在你向誰狂飆眼色,尋求場外援助去……

汗流浹背了鐵汁們。

默默回想一下教堂裡城主對你的反應,咽咽口水,硬著頭皮給自己打氣,挺直腰板注視著車廂門打開——你賭你並不需要向像他們一樣行禮。

門開了,先邁出來的人腿上裹著嚴嚴實實的黑色金屬盔甲——好吧,他全身都裹著像被潑了瓢血一樣的鎧甲,一頭紅髮幾乎及腰,眉心有一個小小紅色火焰印記,他走近了你才發現那其實是個小旗子,不是火焰。

挺久以後跟梅迪奇熟了,聊起這個他笑著說,獵人途徑的標誌效能力就是火焰,你要樂意,當成那個也不是不行。

這都是後話了,反正梅迪奇的臉初見是真的驚豔到你了,滿腦子都是:哇,大帥哥啊!

當時梅迪奇還冇在你跟前暴露本性,衝你有幾分紳士地微笑了一下,讓你內心對他的好感度直接upup。

現在想想,嗬嗬,接旨辦事嘛,這個活也不需要他去氣死誰,白造後來告訴你說他派活的時候旁側敲擊了某人,希望他抑製住自己挑釁本能彆刺激你。

看來成果很顯著,以至於你在挺短一段時間內,對梅迪奇的印象是個很正經的人,是個亞瑟王那樣正直高潔的騎士。

就這麼誤會大發了。

好了不提他了,下一個出場的是乾淨淨閃亮亮的奧賽庫斯同學。

梅迪奇隻是衝你微笑了一下就讓開路,方便他的同事下車。

然後你就看到一個和小紅完全不同類型的金髮帥哥,渾身散發著太陽的氣息邁出車廂

你們主是個顏控嗎?!!

回想了一遍這輩子最難過的事,努力的繃住了,不讓自己的表情在並排站著的男色的衝擊下崩壞。

這個時候你可不想露怯。

你使用了麵癱技能,從他們的反應來看,效果拔群。

暖洋洋的小金也衝你微笑了,你矜持的點頭以示迴應,然後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之前好像冇理小紅。

呃,你轉過頭去看他,他臉色如常,伸出裹著鎧甲的手遞給你一個金屬書簽之類的東西。

一個遞,一個接,接過來你低頭看這個疑似黃銅製書簽上的紋路,整個過程吃了德芙一樣的絲滑,全程無話卻非常自然。

在看清紋路的一刹那,你感覺知識好像以某種神奇的方式進入了你的腦子。

總之,你抬起頭來,看看小紅又看看小金,後者用鼓勵的眼神看著你——“呃,你們好?”

他們這下好像能聽懂了

-人途徑的標誌效能力就是火焰,你要樂意,當成那個也不是不行。這都是後話了,反正梅迪奇的臉初見是真的驚豔到你了,滿腦子都是:哇,大帥哥啊!當時梅迪奇還冇在你跟前暴露本性,衝你有幾分紳士地微笑了一下,讓你內心對他的好感度直接upup。現在想想,嗬嗬,接旨辦事嘛,這個活也不需要他去氣死誰,白造後來告訴你說他派活的時候旁側敲擊了某人,希望他抑製住自己挑釁本能彆刺激你。看來成果很顯著,以至於你在挺短一段時間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