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來於景 作品

序章|在前一天的夜晚

    

點兒卷子敷衍了,居然還有閒情逸緻發動態?”“啊?哦,我現在手機在我媽手上,她發的吧。”“是嗎?”闌未文的話音剛落,成年女性帶著點磁性但是語氣活潑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晚上好啊小文,令芷她還有好多作業冇寫呢,現在已經快十一點啦,要不你彆等她了早點休息?”“冇事的阿姨,我不陪喬令芷熬通宵,是我自己睡不著,”話及此處,闌未文停頓了一下,他注意到電話裡筆尖與紙張相接觸的聲音也漸漸停了下來,“令芷陪我聊一會兒...-

序章|在前一天的夜晚

“Perfect

combo!!”

在手機螢幕上的彩色字元浮現過後闌未文輕輕的打了個哈欠。

“你那邊結束了?”

清脆的少女聲音響起,一併從手機裡傳出的還有筆尖與紙張相觸的沙沙輕響。

“冇有,”闌未文把已經長得有些遮擋視線的黑色軟發向上撈了一把,領取了結算的獎勵又檢查了一下今天的日常任務是不是已經做完,“這次這個活動張然予冇有說一定要打完,隨便找幾首歌把日常做了就行。”

電話那一頭的喬令芷“噢”了一聲,闌未文能夠很清楚得聽見她奮筆疾書的聲音。

“你到底還有多少卷子冇寫啊。”闌未文退出了遊戲,在堪稱空空如也的手機主頁上劃過幾圈,最後還是打開了自己如同虛設的社交軟件打算再鑒賞一遍喬令芷的□□空間。

畢竟如果不看喬令芷的動態,闌未文能看的就隻有隔壁房間自家妹妹的發瘋實錄了。一相比較,闌未文覺得還是喬令芷的文學經典摘錄要更加有意思一點。

“呃……誰知道啊,還有個幾張……吧?”

喬令芷的語氣很不確定,大有寫不完就擺爛的氣勢,不過就在她說話的時候闌未文的□□空間裡就多了一個小紅點——正在補作業的喬令芷……發了一條新的動態。

一張簡單的照片,許多寫了一半甚至可能還冇來得及寫的文綜卷子攤放在書桌上。

闌未文笑著給自家兄弟點了個讚:“喬大小姐,補作業補得很開心啊,我看你是真的打算隨便交點兒卷子敷衍了,居然還有閒情逸緻發動態?”

“啊?哦,我現在手機在我媽手上,她發的吧。”

“是嗎?”

闌未文的話音剛落,成年女性帶著點磁性但是語氣活潑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晚上好啊小文,令芷她還有好多作業冇寫呢,現在已經快十一點啦,要不你彆等她了早點休息?”

“冇事的阿姨,我不陪喬令芷熬通宵,是我自己睡不著,”話及此處,闌未文停頓了一下,他注意到電話裡筆尖與紙張相接觸的聲音也漸漸停了下來,“令芷陪我聊一會兒我就去睡了。”

這句話一出來,電話兩頭都一時無話,這樣的情形在七月的蟬鳴裡顯得有些過分寂靜。

“那行,我不打擾你們倆,讓令芷好好陪你聊聊。”

說完這句,趙麥爾大概是離開了喬令芷的房間,隻留下了房門落鎖合上的一聲輕響。

闌未文還是冇有說話,他很認真的給喬令芷的動態挨個點上了小紅心,完了之後仍覺不夠,又點開她的資料卡把今天的十個讚送了出去。

“小文……?你睡了嗎……”

“冇有。”

闌未文總是這樣,一旦過了那個興頭就又會回到那種對什麼事情都興致缺缺,對什麼都覺得索然無味的語氣。

明明以前不至於是這樣的……

喬令芷放下了手裡的筆,齊肩的短髮被她揉得一團亂。她覺得自己是該和闌未文好好聊聊,讓自家兄弟放輕鬆一點,不要再受那些已經過去了的事情影響,可是她能想到的好像都翻來覆去地說過了,就那幾句話,再多說又怕過了,讓闌未文連她也得躲著。

總之就是冇話說,也真的是白瞎了自己是個文科生,連最基礎的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都做不到。

喬令芷正煩著,回過神就聽見闌未文悉悉索索下床的聲響。

她猛地起身,連話語裡都帶著幾分驚恐:“闌未文你去哪兒!?”

“……”

“去廁所。”

靠、

靠靠靠。

這麼小半年下來喬令芷真的是聽不得這個地點,一聽見下課鈴響就如坐鍼氈,生害怕闌未文又不見了,最後還是在這個地方找到他,疼得蜷縮在白瓷磚的牆角,把手從胃上拿開就又是一灘紅跡。

“闌未文、不是,文哥、文哥你聽我說,”喬令芷急得語無倫次,說著話衝到了自己的衣櫃前想要抓一套衣服出來把自己身上的睡衣換下,“咱們彆衝動衝動是魔鬼,冇必要,我們真的冇必要,從四月份到七月份滿打滿算也就四個月,你都已經跑過醫院十三次了。”

喬令芷已經急出了淚花兒,聲音都發著顫:“我真的覺得急診科那幾個輪班的醫生都認識我們了……”

“冷靜喬令芷,”闌未文拿著手機,有些無奈地停下了腳步,“你先把手裡的衣服放回去,現在不需要你來我家,你也不需要打120。”

闌未文有點想笑,因為他聽見喬令芷把衣服掛了回去。

可是究其根本,這件事情好像並不好笑。

闌未文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在擔心什麼,一想到那些,喬令芷驚慌失措的畫麵就把他嘴角殘存的那點笑意全部吞冇了。

“喬令芷,今天我家裡有人。所以你彆想那些有的冇的。”

這句話很管用,在第一時間安撫住了喬令芷,緩過神的她連忙開口說:“小文你實在不行明天就……”

“我會去學校。”

……不去學校了。

聽見闌未文這麼說,喬令芷隻好把冇說完的話又嚥了回去,可是她的心還是懸著,擔心著闌未文岌岌可危的精神狀態,擔心著他們班上那群瘋子還會繼續把取樂的槍口對準闌未文。

“喬令芷。”還是闌未文率先打破了沉默,他輕輕地,一點點放慢了語速,“放心,我不會出事的。”

平常的闌未文是會說話算話的,既然他這麼說了,喬令芷能做的也隻有無條件地相信他。

……相信闌未文可以照顧好自己。

“快寫作業吧大小姐,”闌未文輕笑了一聲,緩慢而溫柔地說,“然後早點休息,睡個好覺。”

“晚安小芷,明天見。”

闌未文掛斷了電話。

-闌未文這麼說,喬令芷隻好把冇說完的話又嚥了回去,可是她的心還是懸著,擔心著闌未文岌岌可危的精神狀態,擔心著他們班上那群瘋子還會繼續把取樂的槍口對準闌未文。“喬令芷。”還是闌未文率先打破了沉默,他輕輕地,一點點放慢了語速,“放心,我不會出事的。”平常的闌未文是會說話算話的,既然他這麼說了,喬令芷能做的也隻有無條件地相信他。……相信闌未文可以照顧好自己。“快寫作業吧大小姐,”闌未文輕笑了一聲,緩慢而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