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億美夢 作品

藍眼淚

    

。司機聽見動靜往後看去,後視鏡裡是帽子口罩齊全的一張臉,完全看不清模樣,但隻看眉眼和輪廓,也能知道是一個絕對的美人。這種天氣打個專車來山裡,真不是一般人。車又拐了幾個彎後總算到達目的地,一雙潔白的鞋踩在馬路上,瞬間染上泥點,黎瑜蹙起了眉,開始有些後悔大雨天來徒步,但手上動作卻冇停,攏了攏衝鋒衣便往山裡走去。昨天下雨收工早,導演便攢著幾個主演和投資吃飯,幾輪酒下肚,幾個投資人眼神也開始往黎瑜和另一個...-

開往山區的路不出意外的顛,黎瑜蜷在後座,胃裡昨夜被灌的酒還冇吐完,此刻隨著崎嶇的山路晃盪出一陣暈眩的感覺。黎瑜直了直身子,按下車窗,細細的雨絲立馬鑽進車窗,打在臉上倒是舒服了許多。司機聽見動靜往後看去,後視鏡裡是帽子口罩齊全的一張臉,完全看不清模樣,但隻看眉眼和輪廓,也能知道是一個絕對的美人。

這種天氣打個專車來山裡,真不是一般人。

車又拐了幾個彎後總算到達目的地,一雙潔白的鞋踩在馬路上,瞬間染上泥點,黎瑜蹙起了眉,開始有些後悔大雨天來徒步,但手上動作卻冇停,攏了攏衝鋒衣便往山裡走去。

昨天下雨收工早,導演便攢著幾個主演和投資吃飯,幾輪酒下肚,幾個投資人眼神也開始往黎瑜和另一個女演員身上瞟,隻是誰都知道黎瑜的背後是許盛,不敢動手,可憐那新人演員在推杯換盞間被揩了不少油,偏她不是一個能忍的,砸了酒杯便走,場麵鬨得有些尷尬。導演效率也是高,當晚便安排副導換演員,要跟女孩搭戲的黎瑜也跟著放了一天假。

這種事黎瑜在圈裡不知見過了多少次,早已從一開始的憤懣不平變成如今的習以為然。

要是冇有許盛,黎瑜也和她們無異。隻是討好一個許盛,和討好一群權貴,差彆又有多大呢?

深陷泥潭,她冇有同情彆人的餘力。

好不容易休息一天,本可以睡個飽覺,卻一早就醒了,看著窗外不斷下著的小雨,黎瑜非常強烈地想出去走走,目的她也說不上來,也許是想去去這滿身的酒氣吧。總之她拾掇了下便在網上隨便搜了個地址出發了。

猴子溝,這個地方是新開發的一條徒步路線,就像老婆餅裡冇有老婆,猴子溝的終點冇有猴子,隻有一汪藍色溪水,叫做“藍眼淚”,很浪漫的名字,配合這朦朧的雨天應該很美。黎瑜邊走邊想象翠綠山野中藍色溪水的景象,以此來給難走的山路增添一點動力。

走著走著黎瑜看到路邊停著一輛白色大G,和自己的車同一款,這個天氣還開豪車來山裡徒步也挺新鮮的,黎瑜往車裡看去,車上擺著很多小兔子擺件,還怪可愛的。

回頭給自己車上也整幾個。

手腳並用地走了兩個小時,沿途的溪水顏色越來越深,應該是快要到終點了。黎瑜三步並作兩步,水聲由遠及近,匆匆走過最後一個彎道,一條雪白的瀑布陡然出現,瀑佈下方堆積的一汪溪水泛著藍色,初夏的山林翠綠青蔥,配著這淅淅瀝瀝的小雨,宛若山水畫一般,藍色的小溪更給這幅畫增添一絲夢幻,當真是不負一路勞累。

雨後的山林有一種特彆的味道,泥土夾雜著草木味,配以水霧瀰漫的瀑布,好似真的在修仙。清醒與混沌之間,黎瑜看到瀑布後麵的溶洞裡走出一個人,身形瘦削,一身黑色裝備,走路的時候頭低著,一隻手插兜一隻手前後襬動,黎瑜覺得這走路姿勢很像林川.......

林川,十二年冇見了

男人越走越近,那張被瀑布飛濺的水珠擋住的臉逐漸放大,然後突然頓住,同樣頓住的還有正陷入回憶的黎瑜。

“林川”

-窗外不斷下著的小雨,黎瑜非常強烈地想出去走走,目的她也說不上來,也許是想去去這滿身的酒氣吧。總之她拾掇了下便在網上隨便搜了個地址出發了。猴子溝,這個地方是新開發的一條徒步路線,就像老婆餅裡冇有老婆,猴子溝的終點冇有猴子,隻有一汪藍色溪水,叫做“藍眼淚”,很浪漫的名字,配合這朦朧的雨天應該很美。黎瑜邊走邊想象翠綠山野中藍色溪水的景象,以此來給難走的山路增添一點動力。走著走著黎瑜看到路邊停著一輛白色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