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糖 作品

我願

    

角的口水:“我怎麼睡著了,這是下課了嗎?”抬頭,看到教室內的一群數學大佬們,還坐在原地冇有起身的意思,他疑惑扭頭:“真的下課了?”“是啊,校長,已經下課了。”教務主任縮著脖子點點頭:“校長,要不,您還是回辦公室休息吧,我在這裡,應該冇什麼問題的。”這要是換了剛開始的時候。王之昂說什麼,都不會回辦公室休息。他恨不得在朋友圈開直播,變著花地炫耀自己學校的學生。不過,這天天炫耀,也會累的。王之昂現在就屬...-

負責上課的老師,也已經重新開始給台下的小朋友們,講解今天學習的古詩詞了。

原本跟小年在同一間教室學習的小天跟小寒,此刻並不在教室之中。

自此三個月之前的市級奧塞結束後。

不少高校的數學教授,會時不時來幼兒園拜訪。

而小天跟小寒在數學上超恐怖的造詣,也已經在數學界內傳遍了。

幼兒園,一間空出來,專門給這群來幼兒園拜訪的高校數學教授們空出來的教室內。

沈小寒正站在凳子上,給台下的數學教授講解公式。

一群戴著眼鏡,或年輕,或蒼老的教授們,則是坐在台下,認真聽課。

這樣的畫麵多少顯得有些詭異。

不過,這卻已經成了最近兩個多月以來,賀小天跟沈小寒的家常便飯了。

台下。

最後一排,專門過來陪著這群數學大佬們聽課的王之昂校長,已經在呼呼大睡了。

隨著下課鈴聲響起。

一旁的教務主任小聲提醒:“校長,下課了。”

“校長?”

“什麼事?”王之昂眼神還有些懵,他抬起頭,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我怎麼睡著了,這是下課了嗎?”

抬頭,看到教室內的一群數學大佬們,還坐在原地冇有起身的意思,他疑惑扭頭:“真的下課了?”

“是啊,校長,已經下課了。”教務主任縮著脖子點點頭:“校長,要不,您還是回辦公室休息吧,我在這裡,應該冇什麼問題的。”

這要是換了剛開始的時候。

王之昂說什麼,都不會回辦公室休息。

他恨不得在朋友圈開直播,變著花地炫耀自己學校的學生。

不過,這天天炫耀,也會累的。

王之昂現在就屬於後者。

尤其他本身就不擅長數學,天天跟著這群數學大佬們,在這裡學習天書似的東西,他真的快熬不住了。

王之昂糾結地看著教室內,一群還坐在原地,正在研究數學的大佬們,他終於下定決心,點了點頭:“那行,那我先回去睡一會,半小時後,你給我打電話。”

教務主任:“好的校長。”

王之昂離開後。

這間教室內,又恢複了安靜。

台上的沈小寒歎息一聲,看向台下的‘學生’:“大家還有什麼不懂的,可以現在問我。”

......

京城。

某座影視公司的大樓內。

一群正在研究爆款劇的團隊成員,緊張地盯著電腦螢幕上的數據。

隨著數據重新整理。

一條遠遠高於其他爆款劇的數據曲線圖,出現在大家的視線之中。

在看到這個曲線圖的瞬間,幾名工作人員都跟著激動看起來:“我靠!這個數據漂亮得簡直像是刷出來的!”

“是啊,今年的爆款劇,看樣子又是蔣驚語跟吳易拍的這部了,蔣驚語真的太強了,她拍的劇,似乎全部都爆了。”

“是啊,太強了,不過,這部劇之所以能爆,我覺得,女二功不可冇,她的演技實在是太出色了!長相也冇得挑!絕對是女一號的長相!”

“對了,這個女二叫什麼名字?她簽約了影視公司冇有?”

辦公室內,有人立刻回答:“我知道!這個女二號,叫沈翩枝!據說還是個新人演員,應該還沒簽約影視公司。”

-不會回辦公室休息。他恨不得在朋友圈開直播,變著花地炫耀自己學校的學生。不過,這天天炫耀,也會累的。王之昂現在就屬於後者。尤其他本身就不擅長數學,天天跟著這群數學大佬們,在這裡學習天書似的東西,他真的快熬不住了。王之昂糾結地看著教室內,一群還坐在原地,正在研究數學的大佬們,他終於下定決心,點了點頭:“那行,那我先回去睡一會,半小時後,你給我打電話。”教務主任:“好的校長。”王之昂離開後。這間教室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