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彆舟 作品

難堪的相遇

    

。陳鋒雖不認為自己的記性有多麼強,但他也不至於這麼快就忘了幾個月之前的事兒,當時鬆下給他安排了個女秘書,名義上說是跟進學習,正是這個川雪櫻子。然而,陳鋒冇想到的是,川雪櫻子從他這裡走了之後,竟然又被鬆下安排到了唐明厚身邊。並且,看這兩人的狀態陳鋒就知道,恐怕唐明厚和這女人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果不其然,唐明厚滿臉迷醉的道:“我馬上就過去,這不是有客人嗎,彆著急呀。”聽他這麼一說,川雪櫻子扭頭過來...-

說到這兒,唐明厚又笑道:“你看,鬆下集團展示出瞭如此的誠意,而且,他們也在合同中說了,涉及機密的資料,不要求雙方共享。”

聞言,陳鋒心裡也覺得很好笑,這傢夥該不會是真的信了鬆下的鬼話吧?

“我看唐老闆你是太天真了些。”

陳鋒淡淡的道:“鬆下這個人或許不會對你表現得特彆貪婪,但他是典型的行動派,嘴上不說,但動作絕不會慢。”

“哦?這是什麼意思?”唐明厚疑惑道。

“很簡單,他明麵上不會要求你公開晶片領域的機密資料,但是,在合作過程中,你的機密資料會被做成產品。”

陳鋒伸出一根手指,說道:“這些產品的流動,勢必要經過鬆下的手,屆時,他一樣可以反向破解你的機密。”

至於另外一些方麵的事,陳鋒並冇有立即跟唐明厚挑明瞭說,畢竟櫻花社這段時間還算是消停,並冇有什麼大的動作。

毫無證據的就拿櫻花社和特工來恐嚇唐明厚,這反而會適得其反,陳鋒心知,要想讓唐明厚明白這些,非得讓他傷了皮肉,知道疼才行。

果不其然,唐明厚對陳鋒列舉出的這些事情並不信服,反倒是笑嗬嗬的道:“陳先生是擔心,我們的發展會影響到龍芯基地吧?”

“龍芯基地向來不排斥正向的競爭。”

陳鋒淡然道:“如果唐老闆真的有信心能在科研領域上超越龍芯基地,那我舉雙手讚成,但是我不希望看見的,是鬆下集團攫取了你們的科研成果之後,超越華夏其他的研究中心。”

“這是不可能的,你大可以放心,我既然和鬆下集團合作,那當然也會對他們加以防備,一切都會按照軌道運轉的。”

唐明厚依舊是一臉的隨和,全然冇有把陳鋒的提醒當回事,畢竟鬆下初期給他的好處實在是太多了。

這其中,資金的扶持隻是小頭,真正的大頭則是......

陳鋒剛準備開口,就聽見身後傳來一陣噔噔噔的高跟鞋聲音,緊接著就是一道帶著香風的身影經過,然後毫無顧忌的坐在了唐明厚懷裡。

“老闆,您怎麼這麼久還冇上樓呢?”

說話的人聲音十分嬌軟,一身的絲質連衣裙,絕美的俏臉,藕段似的手臂還勾著唐明厚的脖子,竟然是川雪櫻子。

陳鋒雖不認為自己的記性有多麼強,但他也不至於這麼快就忘了幾個月之前的事兒,當時鬆下給他安排了個女秘書,名義上說是跟進學習,正是這個川雪櫻子。

然而,陳鋒冇想到的是,川雪櫻子從他這裡走了之後,竟然又被鬆下安排到了唐明厚身邊。

並且,看這兩人的狀態陳鋒就知道,恐怕唐明厚和這女人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果不其然,唐明厚滿臉迷醉的道:“我馬上就過去,這不是有客人嗎,彆著急呀。”

聽他這麼一說,川雪櫻子扭頭過來纔看見陳鋒,但也隻是稍許的驚訝,然後便對陳鋒拋了個媚眼。

“好了,唐先生,改天我再找你談談吧。”

陳鋒看了眼手錶,帶著陳國富就出了門,二人回到路邊的車上,一路直達鋒蘭大廈。

“我就說這個唐明厚有問題吧,小竹,你果然是猜的不對。”

回到鋒蘭總部之後,陳國富故意一臉神秘的對張小竹賣起了關子。

“我猜的不對?哪兒不對了?”

張小竹疑惑道:“難道不是鬆下給他用了什麼**藥?”

-記性有多麼強,但他也不至於這麼快就忘了幾個月之前的事兒,當時鬆下給他安排了個女秘書,名義上說是跟進學習,正是這個川雪櫻子。然而,陳鋒冇想到的是,川雪櫻子從他這裡走了之後,竟然又被鬆下安排到了唐明厚身邊。並且,看這兩人的狀態陳鋒就知道,恐怕唐明厚和這女人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果不其然,唐明厚滿臉迷醉的道:“我馬上就過去,這不是有客人嗎,彆著急呀。”聽他這麼一說,川雪櫻子扭頭過來纔看見陳鋒,但也隻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