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義無敵 作品

夢迴兒時稻香裡,歲月如歌反初心。

    

來看我呀。”祁斯直接走過來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屋裡所有的傭人都嚇了一跳,忙過來勸。“誒,祁少,祁少,你乾什麼!快放開我們家小姐!”“誒,乾什麼呀這是!”“小姐小姐!”祁斯眼睛裡都是紅血絲,整個人狀態暴戾無比:“童妁你這種人真是太讓人噁心了,我是不是警告過你,不許動她。”童妁也被刺激到了:“你掐死我好了,反正她絕對活不了,我不可能讓她活著再出現在你麵前。”“你!”祁斯這一刻是真的動了殺心,他想掐死童妁...-

“喂,我是Y國......”

“喂,我是......”

前前後後一共27個電話,安明遠臉色慘白的坐在椅子上,這次是真的完蛋了。

對,童小姐,他已經徹底得罪那個小姑娘了,現在隻有童妁能救他。

撥電話的指尖都在顫抖。

“你放心,你現在就去8號監獄弄死她,我已經跟爺爺打過招呼了!”童妁也冇想到這個女的身後居然有這樣龐大的背景鏈。

但是反正已經這樣了,她是一定要阮羲和死的。

“可是童小姐,那邊也需要手續。”

“安巡局,我希望您明白一點,我隻要結果,至於過程是您該考慮的,在官場浮沉那麼多年,安局應該明白手續這種東西都是做給人看的。”

“童小姐我。”

“對了,安局辦事也不容易,我給您彙了點小心意,這事就有勞安局多費心了。”

說完電話就掛掉了。

安明遠手裡捏著手機怔愣許久,眼底的情緒幾經變換。

......

童家

童妁掛掉電話以後,好心情的吃了一口小曲奇。

唔,甜甜的,馬上那個女人就要死了,這餅乾味道不錯,趙阿姨的手藝越來越好了,等和祁斯結婚的時候,讓趙阿姨多做一點,就放在宴會廳。

保養的極好極漂亮的手指慢慢悠悠的攪拌著咖啡。

要不明天給祁斯也送一份小餅乾。

這樣想著,忽然家裡的傭人就說祁斯來了。

童妁很高興,連忙下樓去迎接他。

“祁斯你來看我呀。”

祁斯直接走過來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屋裡所有的傭人都嚇了一跳,忙過來勸。

“誒,祁少,祁少,你乾什麼!快放開我們家小姐!”

“誒,乾什麼呀這是!”

“小姐小姐!”

祁斯眼睛裡都是紅血絲,整個人狀態暴戾無比:“童妁你這種人真是太讓人噁心了,我是不是警告過你,不許動她。”

童妁也被刺激到了:“你掐死我好了,反正她絕對活不了,我不可能讓她活著再出現在你麵前。”

“你!”祁斯這一刻是真的動了殺心,他想掐死童妁,但是被童家的人給拉開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

“大小姐你冇事吧。”

傭人們七手八腳地圍在童妁身邊,緊張地看著她,童老爺子最喜歡這個小孫女,童妁要是有半點閃失,她們可都跑不了。

“小姐,小姐!”

“滾!”童妁恨恨地看著周邊的人。

抬頭傷心地看著祁斯:“你居然真的為了她要掐死我,祁斯我說過你會後悔的,她今天必須死。”

童妁已經瘋魔了,她太愛祁斯了。

“打電話,立刻!”祁斯太清楚童家代表著什麼,代表著權利。

自古雖然有官巡勾結之說,但是商賈還是鬥不過巡吏的。

經濟雖然起著很大的作用,但是有童家這座大山壓著,他單靠祁氏根本不足以保證能安全帶她出來。

童妁冷冷勾起嘴角:“祁斯,你娶我啊,娶我,我就讓人放她出來。”

......

安明遠狠了狠心,給8號監獄打了個電話,下的命令就是除掉阮羲和,但是他們現在冇有合理合法的程式,畢竟執行槍決是需要很多道流程的,輕易根本不會實行槍決。

監獄裡要死個人很容易。

3302都是死刑犯。

他知道自己乾完這事以後在國內肯定混不下去了,所以他一邊打電話安排,一邊往家裡趕,收拾東西準備往外逃。

童妁已經往他的海外賬戶上打了一千萬,順便他這人一不做二不休,將巡局的1500萬經費全部挪了個空。

......

囚犯是需要接受改造的。

但是週末明明是讓人休息的,而獄巡這個時候卻來傳喚她們。

“喂,起來起來都往外走!”警棍在鐵門上砸的磅磅作響。

阮羲和心頭一顫,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隱隱覺得這件事是針對她來的。

這一屋一共有12個女囚,加上阮羲和是13個。

左眼跳了跳。

阮羲和知道不對,但是這一刻又冇辦法做什麼,隻能隨機而變。

“肆肆,開啟全麵檢測。”

“好。”

獄巡居然帶著她們去挖礦。

入目可及的是一片蒼涼,烈日炎炎,曬得人頭暈眼花。

這是男囚犯需要乾的活,女囚犯根本不需要做這個。

“這不是我們的工作!”王娟春抗議出聲。

“讓你們乾,你們就乾,哪那麼多廢話!”獄巡拿著電棍指著她們!

“全部下去。”

“和和,不能下去,這個礦最多半個小時一定會塌方。”044驚撥出聲。

-在就去8號監獄弄死她,我已經跟爺爺打過招呼了!”童妁也冇想到這個女的身後居然有這樣龐大的背景鏈。但是反正已經這樣了,她是一定要阮羲和死的。“可是童小姐,那邊也需要手續。”“安巡局,我希望您明白一點,我隻要結果,至於過程是您該考慮的,在官場浮沉那麼多年,安局應該明白手續這種東西都是做給人看的。”“童小姐我。”“對了,安局辦事也不容易,我給您彙了點小心意,這事就有勞安局多費心了。”說完電話就掛掉了。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