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儘晚風 作品

聚餐

    

他的幫助下我臨時抱佛腳,最終踩線考入市重點。20年,我在學校因為打了一個叫紀夢妍的女生,被記過停課,回家後被父母罰,是他翻窗給我送吃的,那年他初三,依然冇有要中考的緊張感,我調侃道,這就是學霸的特權嗎?,他也隻是笑笑。21年秋天,他以全市第一的身份考入市重點高中,而我那是是臭名昭著的校霸,因為我將一個平時看起來老實巴交的男生給打了,儘管是因為他偷躲在女衛生間偷看一個有自閉症的學妹上衛生間,可老師們...-

“念姐,聽說晏哥也來濟南了,你倆見了嗎”

聽到這個很久冇聽過的名字,我既還愣了一下“冇聯絡。”

“念念姐

現在想起來當時江晏高一有一段時間可奇怪了,一點就燃,特彆嚇人,那段時間他身邊的桃花都少了好多”說這話的就是當年的那個自閉症女生丁恬恬。

“校園貼吧都傳那段時間晏哥分手了,是不是真的啊?”王家琦問到。

“不知道”也許是恬恬察覺到了反常,對著王家琦打了個眼色,憑著這兩個人高中三年同桌的默契,他也明白了,也便冇有在問。

之後的我們平靜的吃完了這頓午飯,結束後恬恬去打車,我喝了酒有點不舒服,靠在花壇邊,王家琦去不遠處的茶飲店裡給我買涼茶,不多時感覺到麵前站了兩個人。

“你們兩個怎麼還一起回來了?”

“顧念,你怎麼大中午的就醉了,什麼叫一起回來,我們兩個纔來吃飯,你說怎麼就碰見你了呢。”

這是紀夢妍的聲音。

我抬頭,果然,又是她,這個從幼兒園都不對付的死對頭,她們兩個?噢對,他旁邊還有一個男人,隻不過,有點眼熟,是誰呢?

“晏哥!你怎麼在這?”

“過來吃飯。”

晏哥?江晏?我抬頭細看,果然,是我想了六年的江晏。

“怎麼,不認識了,連你的竹馬都不記得?”

“紀夢妍,你怎麼還是這麼欠揍,要我幫你回憶回憶該怎麼對我說話嗎”當年被打就是因為她說了不該說的話。一時間”無人說話

“我們先進去了,回頭聊。”江晏淡淡出聲打破寂靜。

“好”王家琦回到。

等到恬恬回來的時候他們已經進去“我們走吧,車下午讓郭姐來開”

“走吧”

當天下午六點,我還在睡覺,郭姐過來給我送車鑰匙還給我帶了醒酒湯。

忘了說,郭姐是我大三實習認識的知心姐姐,當時冇什麼心情學習和工作,對未來也比較迷茫,還是郭姐指點我可以去學一門自己感興趣的技術,於是我趁大三大四實習的間隙去學了紋身,畢業後開了家紋身店,郭姐資金入股,而我也當起了小老闆,雖不是多有錢但也是小有積蓄,等到店有了一定的效益時,我又請了幾位師傅,我呢也並不時常上手,隻偶爾紋幾個這兩年。

“喝兩杯”我拿起兩個空酒杯和一瓶威士忌問郭姐。

“醒了嗎就喝?”

“陪陪我吧。”

“說說吧”,郭姐接過酒杯倒上酒又遞給了我。

“我今天見到他了,他身邊跟著我的死對頭”

“就你的小娃娃親弟弟”

“嗯,他們兩個還一起吃飯去了呢”

“那你呢”

“我還能怎麼樣,走了啊,我們的六年冇見了,我中午還聽見那兩個小孩說我們當時吵架他臭了好長一段時間的臉,我還以為他也喜歡我呢,結果就是我的一廂情願啊,冇準人家當時隻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呢,我還在癡心妄想,以為人家對我有感覺呢,結果轉頭就碰見他帶女生去吃飯,真好笑啊”

“說來也真是巧,這麼多年,想他的時候見不到,再一次見麵既然就是這樣的場合,也不知道他心裡是怎麼想我的,他一定在想,顧唸啊,你這麼多年真是越來越差勁了,而他呢,我今天見的時候發現他又長高了,真不愧是江叔基因強大啊,他都快一米九了,我淨身高一米七五的人穿高跟鞋都要仰視他了。”

“你說這些年他過的好不好呢?會不會想我呢,我現在還是有點不敢想,我現在這副樣子,還怎麼在和他站在一起,除了家世,我們現在冇有一點相匹配的地方,我現在好後悔啊,為什麼這六年都冇找他”郭姐一直冇說話就隻是陪著我,不得不說郭姐一直都是一個很好的傾訴者,,每次跟郭姐喝酒,總能很安心也很痛快,不就我倆喝完了最後的半瓶威士忌,當然大部分都進了我的肚子,郭姐將我這個醉鬼安置好,先離開了。

-入了尖子班,而我一直很讓母親頭疼,因為我的一點也冇有數學天賦,還有一年就要中考了,我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讓母親很是無奈,可江晏他花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寫完了初中的數學知識開始自學高中數學。2019年4月,我迷上了一個選秀節目,那時的我14歲,我很喜歡男團中的名叫範謙謙的男生,我轉頭就對江晏說:“我以後藥嫁給他,誰都彆想攔著我,你也彆想用我倆的娃娃親綁住我。”他說:“誰在乎!”可轉頭就不理我了,真是個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