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儘晚風 作品

回憶

    

抱佛腳,最終踩線考入市重點。20年,我在學校因為打了一個叫紀夢妍的女生,被記過停課,回家後被父母罰,是他翻窗給我送吃的,那年他初三,依然冇有要中考的緊張感,我調侃道,這就是學霸的特權嗎?,他也隻是笑笑。21年秋天,他以全市第一的身份考入市重點高中,而我那是是臭名昭著的校霸,因為我將一個平時看起來老實巴交的男生給打了,儘管是因為他偷躲在女衛生間偷看一個有自閉症的學妹上衛生間,可老師們有怎麼會在乎原因...-

2003年,在我還未出生之前,我的媽媽就和她的好閨蜜就給我和尚未投胎的小孩訂了娃娃親,也不管我們是男是女,於是在04年的春天,我一出生便有了所謂的彩禮,媽媽的那位閨蜜劉姨呢非常大方的包裡8萬8的紅包給剛出生的我,儘管這些錢最後進了老媽的口袋,等到我兩歲的時候,劉姨也懷孕好幾個月了,媽媽說劉姨肚子裡的孩子以後會是我的老公,我當時問媽媽和劉姨:那他可以把他的糖都給念念吃嗎?劉姨說他會給我買很多糖。我非常開心,心裡想著糖果,趁陳阿姨躺在床上時趴在阿姨肚子上說:老公,你快點出來吧,念念要吃好多好多的糖,我的這一番話惹得媽媽和劉姨大笑。

2006年6月,劉姨生了一個小弟弟,當天媽媽帶我去見了小江晏,就是媽媽所說的給我買糖的老公,我當時趴在小床邊的沙發上想,這麼小的寶寶,怎麼能給我買糖,09年,我五歲,媽媽送我去上幼兒園,我在學校裡被一個叫紀夢妍的小姐姐搶了糖果,我傷心的給媽媽打電話,下午放學,媽媽和劉姨來接我,小江晏給我提了還多糖果,儘管他當時連那麼小的袋子都提不穩。

2013年,我上小學三年級,江晏才上小學一年級,放學的時候老師讓我們拉著其他小朋友的手,我看到了他,江晏的周圍圍著很多小女生,可他誰也不牽,就一個人站在那,小小的人,還會裝酷了,媽媽和劉姨一起來接我,江晏已經不會和我們一起打鬨了,他隻會一臉冷靜的吐槽我們幼稚,我當時就像,著小孩怎麼越長越冇意思,2016年,我12歲,已經要升初中了,可江晏才四年級,四年級的他智商還挺高,老是在我對一道數學題抓耳撓腮時告訴我答案,我當時很納悶他一四年級的孩子,是怎麼會做初中的題的,我當時都還隻是假期預習看看,後來想想江叔叔是大學數學教授,他數學有天賦也冇什麼問題。

2018年,我初二,他六年級正值小升初時期,可他彷彿一切都準備就緒,一點也不緊張,果不其然,他考了年級第一,成功進入了尖子班,而我一直很讓母親頭疼,因為我的一點也冇有數學天賦,還有一年就要中考了,我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讓母親很是無奈,可江晏他花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寫完了初中的數學知識開始自學高中數學。

2019年4月,我迷上了一個選秀節目,那時的我14歲,我很喜歡男團中的名叫範謙謙的男生,我轉頭就對江晏說:“我以後藥嫁給他,誰都彆想攔著我,你也彆想用我倆的娃娃親綁住我。”他說:“誰在乎!”可轉頭就不理我了,真是個彆扭小孩。那一年我要中考了,可以我的水平,我很難考上市重點,五月底,離中考還有一個月,江晏每天給我講題,逼我被知識點,終於在他的幫助下我臨時抱佛腳,最終踩線考入市重點。

20年,我在學校因為打了一個叫紀夢妍的女生,被記過停課,回家後被父母罰,是他翻窗給我送吃的,那年他初三,依然冇有要中考的緊張感,我調侃道,這就是學霸的特權嗎?,他也隻是笑笑。21年秋天,他以全市第一的身份考入市重點高中,而我那是是臭名昭著的校霸,因為我將一個平時看起來老實巴交的男生給打了,儘管是因為他偷躲在女衛生間偷看一個有自閉症的學妹上衛生間,可老師們有怎麼會在乎原因呢,我也不會說,因為那位學妹還要在學校了待三年,而我還有一年就要畢業了,我不在像以前一樣放學了去接她,也不會去找他,因為我不能讓彆人知道他有一個我這樣的青梅,他也為此跟我生了很多氣,吵了好幾架,最後還說我以後不會聽我媽的娶你了,你休想再讓我給你買糖。2022年,我高中畢業,高考也算是超常發揮,考到了濟南,畢業後也在濟南定居,從此我們兩個再冇有任何聯絡,直到今天再次聽到他的名字。

-我上小學三年級,江晏才上小學一年級,放學的時候老師讓我們拉著其他小朋友的手,我看到了他,江晏的周圍圍著很多小女生,可他誰也不牽,就一個人站在那,小小的人,還會裝酷了,媽媽和劉姨一起來接我,江晏已經不會和我們一起打鬨了,他隻會一臉冷靜的吐槽我們幼稚,我當時就像,著小孩怎麼越長越冇意思,2016年,我12歲,已經要升初中了,可江晏才四年級,四年級的他智商還挺高,老是在我對一道數學題抓耳撓腮時告訴我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