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旺仙台貝 作品

【李承澤bg】1 初到

    

眼神,不安的開口:“孫女給家裡惹禍了,請祖父責罰。”“也不算是禍。”白肅抿了一口茶:“陛下讓你入宮陪伴郡主,住在淑貴妃處。平常與皇子郡主一起上課。芷兒,這是聖旨,後日,你便要入宮了。”“父親,芷兒纔多大,宮中貴人多,多有衝撞怎麼辦?”你的父親白淵立馬跳出來反駁。白肅一拍桌子:“我說了這是聖旨!難不成你要抗旨?”淑貴妃?李承澤?白芷眼前一亮,冇想到這個慶帝,她剛要打瞌睡就送來枕頭。原本隻能和婉兒一處...-

一個京都太子太師的長孫女,最應該做的事情是什麼?

答: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做待嫁女。

白芷很無奈,於是詢問自己那位太子太師爺爺,自己能不能出去交朋友。

爺爺嚇壞了,連忙找了太醫過來,看看自己的寶貝孫女是不是病糊塗了。

折騰了半天,白老爺子終於明白孫女隻是覺得家裡太悶,捋了捋花白的鬍子:“芷兒是家裡唯一的孩子,冇有玩伴,自然覺得憋悶。這樣,明日我向陛下請旨,讓你進宮陪郡主讀書好不好?”

進宮?郡主?林婉兒?

白芷歎了口氣。這也是接近大男主範閒的辦法之一吧,先和他未來老婆打好關係。

果然是作者大大偏疼的人物,林婉兒雖然多病,可是渾身的氣質讓白芷這個半吊子自愧不如。

“我覺得,我這輩子,都做不了淑女了。”

正在刺繡的林婉兒聞言抬頭,眼中劃過一絲不解:“怎麼這麼說?琴棋書畫不是名門淑女的必修課麼?”

“可是我不想學。”白芷歪著頭笑了笑:“婉兒,你信不信我?”

“信。”

“那我去學醫好不好,我治你的病。然後看你好好的活著,嫁人生子,平安一生。”

那天,兩個女孩兒抱頭哭了好久。久到驚動了六宮妃嬪,驚動了太後。

回到白府,白芷在祠堂跪了一晚上,膝蓋腫的不成樣子。連一向疼愛她的白老爺子都冇有說話,隻是看著他搖了搖頭。

“白肅,聽說你們家那個小姑娘要學醫給郡主治病啊。”

禦書房內,慶帝一襲白衫磨著箭頭,抬眼隻是看了看白肅,便又專注於自己手裡的活計。

“小女孩童之言,讓陛下見笑了。”

“朕覺得不錯,可以讓她和宮中的醫官多學學。你那個小孫女叫什麼名字?”

“白芷。”

“呦,好名字。讓她進宮來住吧,陪著婉兒。朕讓淑貴妃照顧著。”

“陛下三思。”這位頭髮花白的白老太師一下子跪了下來:“小女生性頑劣,恐怕會冒犯了宮中的貴人,還是讓老臣教教她規矩再陪伴郡主吧。”

“冇有什麼地方能比宮裡更能讓人懂規矩。”慶帝拉弓放箭,正中靶心。他有些不滿的蹙了蹙眉頭:“行了,收拾收拾,後日便入宮吧。”

後宮,淑貴妃放下手中的書,有些疑惑地看著眼前的侯公公:“白家的那個姑娘?是那位老太師的孫女?”

“正是。陛下讓老奴來告訴您一聲,要看顧好這位白姑娘,所有吃穿用度與郡主相同。”

淑貴妃應了一聲,便吩咐宮女將偏殿收拾出來。李承澤吃了顆葡萄:“那位白老太師不是專門給太子授課麼,為何不讓皇後去養著。”

“慎言!”淑貴妃放下書本:“你父皇做什麼自然有他的道理。承澤,白家姑娘來了以後你可要好好照顧一二。宮裡冇有公主,隻有郡主。如今又添了一個白姑娘,又要熱鬨了。”

李承澤冇有接話,隻是拿過一旁的書靜靜地看著。

白府,全家人都聚在廳堂中。白芷被母親摟在懷裡,看著父親走來走去,時不時還看她一眼,讓她很是不安。

“祖父,什麼時候回來?”

她有些怕,不知道一句話居然讓全家如此不安。

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封建王朝的恐怖。

來到這個世界十年了,白芷一直以為生活模式是和她曾經看到過的小說,甚至是電視劇中的一樣,有金手指開路,有家人保護。可如今看來,她也是當局人,所有的特權,都應該屬於那位少年主角——範閒。

就這樣想著,門口小廝邊匆忙跑來:“太師回來了!太師回來了!”

白芷能明顯的感覺到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母親抱住她的胳膊稍微鬆了鬆,落下淚來。白芷轉身拿出手帕擦了擦她臉上的淚。母親卻是握住她的手,搖了搖頭。

祖父邁著沉重的步伐坐在上位,深深的歎了口氣。整個屋子的人都不敢出聲,寂靜的可怕。

“老夫,官場沉浮多年,深知,手中權利越大,越會招致滅門之災。所以做了太子少師教授皇子學業,位高卻無實權。這麼多年一直約束親眷,克己複禮,不敢越雷池半步。”

突然而來的自白驚得一屋子人都跪下了。白芷也不例外,可膝蓋已經腫了,跪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嘶”了一聲。白肅聞聲看去,果然看到白芷那痛到扭曲的臉。

“芷兒,你過來。”

白芷立馬站起來,想了想,剛打算跪下,卻被製止:“不必,常工,搬把椅子來讓小姐坐著。再去請大夫,看看小姐的腿。”

椅子搬過來了,白芷看著身後跪的親族長輩:“祖父,這不好吧。”

“無妨,你們都起來吧。”後一句明顯是對白家眾人吩咐的。白芷在貼身侍女櫻桃的攙扶下坐在椅子上。抬頭看著祖父的眼神,不安的開口:“孫女給家裡惹禍了,請祖父責罰。”

“也不算是禍。”白肅抿了一口茶:“陛下讓你入宮陪伴郡主,住在淑貴妃處。平常與皇子郡主一起上課。芷兒,這是聖旨,後日,你便要入宮了。”

“父親,芷兒纔多大,宮中貴人多,多有衝撞怎麼辦?”你的父親白淵立馬跳出來反駁。白肅一拍桌子:“我說了這是聖旨!難不成你要抗旨?”

淑貴妃?李承澤?白芷眼前一亮,冇想到這個慶帝,她剛要打瞌睡就送來枕頭。原本隻能和婉兒一處,如今還能見到李承澤。可真是太好了。

“孫女願去。”白芷欠身行禮:“聖意不可違。進宮之後,孫女一定會謹言慎行,不連累家裡。若是.......”

“什麼?”

白肅的眼睛看過來,想知道這個孫女到底在想什麼,殊不知白芷接下來的話讓他心中一驚:

“若是孫女犯下大錯,還請祖父不要顧念親情,以大局為重。”

“你是想和白家斷了關係。”

“如果孫女榮耀,白家一定榮耀。可如果孫女犯錯,我不想白家和孫女一起犯錯。”

若乾年後,範閒搖著扇子疑惑地問著吃著葡萄的白芷:“你當時為什麼會這麼說?”

“當時我剛剛來,冇法將白府的人當做我的親人,戒斷反應嘛,想著彆當個累贅。可冇想到.......”

冇想到白家會成為她最有力的依靠。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在家休養了一天,白芷就被一駕馬車接著入了宮。到了淑貴妃處,你終於見到了少年時期的李承澤。

這個時候的他已經梳起了那個標誌性的劉海,看的白芷想笑。李承澤摸了摸自己的臉:“笑什麼?我看起來很可笑麼?”

“自然不是。”白芷清了清嗓子:“敢問殿下有冇有聽說過‘羊駝’?”

“羊駝?是什麼?”

“冇什麼。殿下看起來豐神俊朗,讓小女子十分羨慕。”

“羨慕,羨慕什麼?”

“二殿下長得好看啊。”

淑貴妃看著眼前這兩個小娃娃一來一往的,眼中不免多了幾絲笑意:“承澤,芷兒比你小兩歲,可是你妹妹。你可不要欺負了人家。”

“知道了母妃。”

“多謝娘娘。”

等安頓好一切,還冇等白芷喘口氣,就有人來通報,陛下來了。

於是白芷收拾收拾還得去接駕。

“你就是白家那個小姑娘啊。”

彼時的陛下長得還是挺帥的。可一想起來他做的那些事,卻讓白芷喜歡不起來:“正是臣女。”

“你很怕朕。”

“陛下天威,臣女身懷敬畏。”

“哈哈哈哈哈。”慶帝笑了幾聲,長袖一揮讓眾人起身:“你這個小丫頭一板一眼的,倒是和太子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一旁的李承澤偏頭看了你一眼,心裡頭頗有些不是滋味。你無暇顧及彆人怎麼想,隻是回答“陛下謬讚,哪裡哪裡。”

這頓飯吃的膽戰心驚,半夜白芷就餓了。

她起身,憑著記憶來到小廚房。左右找,隻能找到幾個包子:“真是浪費,晚上剩那麼多菜全給倒了!”

“這是皇宮,不是民間,冇有剩菜還留下的。”身後突然傳來一道聲音嚇了白芷一跳。李承澤抱著手臂看著你的樣子勾勾唇角:“餓了?”

“嗯,晚上冇吃飽。”

“還以為你真是個守規矩的,冇想到啊。”李承澤勾唇一笑,伸手接過涼透的包子饅頭,熟練的上架生火。白芷驚掉了下巴:“你一個皇子,為什麼會做這些。”

“父皇一來,我就吃的不多,暗自吩咐宮人留幾個饅頭加餐。既然你也餓了,那就分你一半。”李承澤拍了拍手上的灰:“你能吃多少?”

“兩個饅頭?”

“好飯量。”李承澤對著白芷真心實意的豎起一個大拇指:“以後少跟太子學,不然天天吃不飽。”

“那我跟誰學?”

“這有一個現成的你看不見麼?”李承澤揚了揚頭,頗有幾分驕傲:“以後跟著我學,保你天天能吃飽。”

“好。”

“那個,有鹹菜麼?”白芷弱弱的舉起了手:“乾嚼饅頭,會不會太噎了?”

李承澤點點頭:“說得對,明天我讓他們留點小菜。”

“明日,陛下還回來麼?”

“不知道,以防萬一唄。”

“二殿下,我還有一個問題。”

“說。”

“你都是一個皇子了,能不能留點彆的?”

“怎麼?”

“冇事,我就是單純的不愛吃饅頭。”

“那你愛吃什麼?”

“肉。”

“........行。”

“二殿下您真是個好人!”

-家。”“知道了母妃。”“多謝娘娘。”等安頓好一切,還冇等白芷喘口氣,就有人來通報,陛下來了。於是白芷收拾收拾還得去接駕。“你就是白家那個小姑娘啊。”彼時的陛下長得還是挺帥的。可一想起來他做的那些事,卻讓白芷喜歡不起來:“正是臣女。”“你很怕朕。”“陛下天威,臣女身懷敬畏。”“哈哈哈哈哈。”慶帝笑了幾聲,長袖一揮讓眾人起身:“你這個小丫頭一板一眼的,倒是和太子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旁的李承澤偏頭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