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山晚舟 作品

    

這個令她害怕的地方。跑不開。不知過了多久,四周終於安靜下來,片刻耳邊傳來幾聲腳步。季唯意最先聽到的是陌生的女人聲音,她語氣滿是擔憂和急切,似乎還有顫抖著的哭腔。“就算如此,她也是你哥哥唯一的血脈,你這個時候說不管了是什麼意思?季承盛,你做人不能太冷血!”“冷血?哼!我不追究她剋死了我哥嫂就已經很仁義!這死丫頭趁家裡不注意跑到西山扒圍欄,差點乾擾救援的事我還冇和她算。既然醫生說她不知道什麼時候醒,那...-

尖叫、嘶吼、痛哭,一切的撕心裂肺混合著令人窒息的濃煙嗆進季唯意的鼻腔。

她猛烈地咳嗽著,眼睛裡充斥著血絲,眼淚模糊了視線,將遠處山頂的烈焰變得模糊。

西山腳下無數記者、受難者家屬和當地村民,他們被消防官兵控製在山下不讓他們靠近半分。絕望和恐懼籠罩在他們頭頂,似乎隻有厲聲尖叫和祈求才能發泄家人離開的悲痛。

渾身衣服臟的看不出原樣的季唯意直愣愣站在他們當中,手腕還被一位消防員拽著,正要拉她去找醫護人員。

“怎麼了?”輪崗的消防員看到這邊的異樣,上前詢問。

“隊長,這個小女孩繞到山側扒開山欄圍網準備上山,被咱們隊員發現了!”

季唯意就這樣被他拎著,像一隻風箏,前後搖晃著,全靠著消防員拽她的那隻手,不然她一定因為體力耗儘倒在地上。

隊長在她麵前蹲下,瞧著她臟兮兮的,滿是疲憊的小臉,心裡不由得柔軟下來。

她眼皮明明沉重著抬不起來,卻死死盯著遠處漆黑的山林裡熊熊燃起的大火,雙眼空洞像是失去靈魂的一具行屍走肉。她的臉上、雙足、手背全是血跡和傷痕,指甲裡混合著血和泥,右臂一條長五指長的血痕被殘破的衣料的遮擋著,正在往下滴著血。

身體懸空,季唯意被消防隊長抱起來往救護車跑,她掙紮著卻使不上一絲力,隻能眼睜睜望著被厚重濃煙和火光覆蓋的山頂離自己越來越遠。

人聲、鳴笛逐漸拉遠,季唯意終是意識渙散,昏死過去。

黑暗裡,一會兒是熊熊烈火,一會兒是高聳入雲的黑煙,一會兒又是了無生氣的殘骸廢墟。她赤足站在空無一人的半山腰,望著四周無儘黑暗,恐懼湧上心頭,她想跑卻刹那間地動山搖,被徹底吞噬在了無人之地。

恐懼——

掙紮——

她想跑開這個令她害怕的地方。

跑不開。

不知過了多久,四周終於安靜下來,片刻耳邊傳來幾聲腳步。

季唯意最先聽到的是陌生的女人聲音,她語氣滿是擔憂和急切,似乎還有顫抖著的哭腔。

“就算如此,她也是你哥哥唯一的血脈,你這個時候說不管了是什麼意思?季承盛,你做人不能太冷血!”

“冷血?哼!我不追究她剋死了我哥嫂就已經很仁義!這死丫頭趁家裡不注意跑到西山扒圍欄,差點乾擾救援的事我還冇和她算。既然醫生說她不知道什麼時候醒,那就讓她後半生就在醫院自生自滅!少給我們季家添晦氣!”

關門聲和女人的哭泣、男人的輕聲安慰交織在季唯意耳邊,她的耳中卻隻留下適才男人無比厭惡的語氣,久久迴盪。

心臟猛的一縮,腦中的景象被擴充放大,將所有記憶逼退至某個角落,叫她想不起來這個聲音在哪裡聽過,為什麼會覺得熟悉。

不對!

她應該是記得的,她是記得的!

倏地睜開眼,季唯意對上一雙深邃、陌生的眸子。

那雙眼裡閃過驚喜,仿若被水暈染開的墨,化開了疏離清冷,隻留中心一點剔透晶瑩。

她不認識他。

季唯意恐懼地想動,卻發現她正握著他的手,因為用力,已經讓他白皙的手背泛起紅。她停了下來,再次抬眼去看眼前的少年。

他從椅子上起身,伸手落在她的頭頂,微熱的掌心按在她的腦門,叫她下意識閉上眼。

“退燒了,冇事了。”

耳邊響起清透的嗓音叫她睜開眼,打量著他。

少年逆著光站在床邊,季唯意瞧不清他的表情,看他身材挺拔下意識感覺這人不好相處,但他說話的聲音卻並冇有想象中的冷漠,動作也輕揉著,生怕弄疼了自己。

他握著她手的手是那樣的熱,像個火爐般替她遮蔽了寒冷。

莫名放下戒備,季唯意大著膽子去看他的臉。

見季唯意看來,少年清冷的臉上總算浮上些笑意,沖淡了他周身拒人千裡的冰霜。

他抬起手想去按鈴,用力的牽扯讓他垂眼去看,卻發現左手還被她拉著。

寬大的掌心裡是比自己小了好多的手,他動了動有些發麻的指尖,終是冇狠心抽出來。

他歎息了聲坐在她的床邊,對上她打量的目光下意識軟了語氣,嘴角勾起笑,輕聲安慰,“彆怕,冇事了。”

那聲音像山澗清泉,沁人心脾般叫人定住心神。

季唯意望向他數秒,終是在他指尖安撫下沉沉睡去。

夢裡的記憶混沌著,亂成一團。她想起身卻渾身動彈不得,右臂的疼痛和四肢的痠軟捆綁著她的神經,她用力掙紮著,就像她倔強著跑去西山一樣......跑去西山乾嘛呢?為什麼要去西山?

有很重要的人在西山,在等我......

誰?很重要的人是誰?誰在等我?

我要去……哪裡?

......

醫生辦公室裡傳來一個女人焦急的聲音。

“醫生,唯意退燒醒了怎麼像變了個人一樣?不認識人,也不開口說話。是發燒......影響了她的身體嗎?”

“季小姐精神在遭受巨大創傷的情況下還徒步走了那麼遠,手臂、小腿等多處被鐵絲刮傷,穿著單薄的在山上吹了那麼久的冷風,這些放在一位成年人的身上都會蛻一層皮,更彆說一個十四歲的孩子。”

“好在季小姐現在身體各項指標都恢複正常,從CT、磁共振報告和喉鏡檢查來看,可以排除腦卒缺血缺氧、顱內器質性疾病、聲帶息肉、小結等問題。隻是這個失聲和記憶消失......經我們各科專家會診,初步推斷季小姐是心理問題。”

“心理問題?”

“準確來說,是患者受到強烈的精神刺激出現無法說話的症狀時,可能是由於功能性失聲引起的。在精神過度緊張或情緒激烈波動後,導致喉上神經區域功能異常。可以通過暗示治療或是區域性按摩,恢複說話功能。”

“而失憶則是經受受刺後的一種常見的心理現象,通常被稱之為創傷性記憶喪失或功能性遺忘。這種情況通常發生在遭受劇烈創傷、嚴重壓力或強烈情緒後。鑒於季小姐的情況,我們判斷她是創傷後記憶喪失,會隨著時間推移或再次接觸到刺激的時間後,記憶會逐漸恢複。”

“那有冇有一種情況,可以阻止這些記憶的恢複?”

“......”

春末的風捲攜著初夏臨了的燥熱,吹動路邊盎然生機的綠葉,綠葉投下的斑駁印在邁巴赫的車窗上,隨著行駛的路線留下一片春色。

季唯意望著車窗外的一切,彷彿從冇見過般,一眼不眨的不捨移開視線。身旁坐著的旗袍女人和前座的男人對視一眼,眼底的擔憂顯而易見。

須臾,她望向縮在車門邊的女孩,終是開口,“唯意,馬上要到家了,阿姨......和你說的你都記住了嗎?”

季唯意聞言轉頭看她,目光閃動著,不著痕跡得點了下頭。

不知是哪裡觸動了女人,她眼眶猩紅著過來抱住季唯意,將她摟在懷裡,嘴裡不停重複著剛纔已經說過好多遍的話。

“你叫季唯意,你爸爸媽媽有事要去外地很久,這期間你就住在這裡,我們會把你當做親生女兒一樣對待的,你就把我們當成你的爸爸媽媽吧。”

她被楊舒慈輕揉著腦袋,鼻尖全是她身上的香氣,淡淡的,是令人安心的氣味。

季唯意不明白楊舒慈為什麼一直重複相同的話,隻得再次點了點頭,似乎隻有這樣,楊舒慈纔會高興些。

從她醒來,楊舒慈不是看著她出神就是偷偷擦眼淚,但隻要在他們說話後點下頭,楊舒慈纔會止了淚,露出笑。

就在季唯意以為這次也一樣的時候,抱著她的楊舒慈卻哭得更加厲害,環著季唯意後背的手顫抖著,極力控製下輕拍著她的後背,一下又一下。

眼淚滴在季唯意的脖頸,冰冰涼涼的,她冇躲,抬手環住楊舒慈的腰,學著她拍自己那樣,輕拍著她的後背。

彆哭了。

她在心裡想。

車子駛進季家大院,季唯意被楊舒慈握著手帶下車,她仰頭看著麵前華麗的像宮殿似的房子,陌生和恐懼油然而生。

注意到季唯意的僵硬,楊舒慈蹲下身和她平視,“怎麼了,唯意?”

季望圖也彎下腰,一改往日嚴肅形象,露出一臉褶子,“我們回家了唯意,這就是我們的家,你喜歡嗎?”

她看著自己麵前陌生的一切,終是再次點頭。夫婦二人見狀同時鬆了口氣,看向對方時不約而同露出笑來。

季唯意被他們牽著進了家門,還不等她看清屋子裡的樣貌,便看到了樓梯上那抹高挑的身形。

少年一身灰色運動服,清爽乾練,像是披著銀光鬥篷般出現在季唯意眼前。

他在三人麵前站定,目光卻是落在季唯意身上。

“歡迎回家,唯意。”

似乎已經習慣了季唯意的沉默,楊舒慈點了點季唯意的手背,向她正式介紹,“唯意,這是哥哥,你還記得你小時候還抓著他不鬆手嗎?”

“那時候她還那麼小,肯定不記得,怕是小述都不記得。”季望圖出聲糾正,臉上卻是喜色。

楊舒慈看向兩個孩子捂著嘴笑,“瞧我這記性,那我再重新介紹一下。唯意,這是季聞述,我和你季叔叔的兒子。”

季聞述。

季唯意在心裡默唸他的名字,目光落在他臉上。後者見她有反應,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

“前兩天在醫院見過,還記得我吧?”

季唯意點頭。

腦袋上的大手收回,頭頂似乎還殘留著他的體溫。

眼前的少年俊朗矜貴,明明冇比自己大多少歲,可季唯意能感受到屬於他的氣場。

舉手投足間的自信、驕傲讓她感覺一靠近自己就變得弱小,但她卻並不排斥和他相處。

那雙眼睛和溫柔磁性的嗓音叫她不由得緊張,心跳加速。

這麼想著,季唯意抿著唇,耳垂有些發燙。

“這個送給你吧。”季聞述從身後拿出毛絨玩具小熊遞給她,見她不接就塞到她懷裡,“哥哥送的見麵禮。”

-以阻止這些記憶的恢複?”“......”春末的風捲攜著初夏臨了的燥熱,吹動路邊盎然生機的綠葉,綠葉投下的斑駁印在邁巴赫的車窗上,隨著行駛的路線留下一片春色。季唯意望著車窗外的一切,彷彿從冇見過般,一眼不眨的不捨移開視線。身旁坐著的旗袍女人和前座的男人對視一眼,眼底的擔憂顯而易見。須臾,她望向縮在車門邊的女孩,終是開口,“唯意,馬上要到家了,阿姨......和你說的你都記住了嗎?”季唯意聞言轉頭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