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鶴煙 作品

第二章

    

倫在身邊,隻要拜托菲倫幫忙就行了。“菲倫嗚嗚…好黑啊好可怕啊—”芙莉蓮哭哭。菲倫對這個場景已經習慣了。經過無數次的實踐,她已經總結出了應對經驗。比起拉出來,反而是往裡塞的動作會讓寶箱怪感到噁心然後把夾住的獵物吐出來。“芙莉蓮大人,請稍等一下!”她抓住芙莉蓮露在寶箱外麵的兩條腿,使勁往裡懟了一下,“嘿咻!”芙莉蓮掙紮了一下,寶箱怪的嘴巴突然張開,在推擠力的作用下,她整個精靈都掉進了寶箱怪的嘴裡。“芙...-

釘崎野薔薇拉開移門的時候,男生們正東倒西歪地躺在榻榻米上。

泡完溫泉全身的毛孔都舒張開了,虎杖悠仁此刻躺在鬆軟的空調上,差點忘記自己還在出任務中。

釘崎野薔薇:“男生們,我們要出發了。”

“任務地點離旅館不遠。”伏黑惠取出地圖,鋪在了空地上,釘崎關上拉門,走過來盤腿坐下。

“箱根神社的紅葉林很有名。”釘崎野薔薇抖了抖手中拿著的旅行宣傳單,上麵標註了一些本地的旅遊景點,“可惜現在還冇有到秋季賞楓的季節,天氣還太熱了。”

虎杖悠仁一個鯉魚打挺坐起身來:“誒?楓葉林?”他瞅了一眼宣傳單上的風景。

“好可惜,我也想看看楓葉成片開放的樣子。”

“反正有週末,來回挺快的,下次再來看吧。”釘崎野薔薇疊上宣傳單,輕鬆地說。

畢竟隻是一年級的新生,給他們分配的袱除任務並不困難。

這是一隻被【窗】觀測到的二級咒靈,三人雖然還冇有評級,但三人合力解決一隻二級咒靈還是冇有問題的。

報告中的咒靈是一隻從人們未能實現的願望中誕生的初生的咒靈,由於是在神社這樣的敏感地帶,協會擔心扭曲的願力會為咒靈的快速成長提供養料,因此下令快速解決。

神社今天會以社內需要維修為理由提前清除香客,下午三點就關門,由輔助監督落下帳確保普通人無法再進入。

*

初秋的傍晚,秋意還不是很濃厚,行走在山間的石階上,樹木中的蟲鳴聲依然此起彼伏。

輔助監督落下的帳的範圍很大,一直從山腳開始包圍住了箱根神社所在的整個山。

空氣中有種風雨欲來的悶熱。

虎杖悠仁用手對著自己的臉扇了扇風,伏黑惠手插著兜皺著眉頭,時不時蹲下來檢視沿途的咒力殘穢。

冇有來往如織的香客,逢魔時分的山林顯出幾分陰森。

伏黑惠:“咒力殘穢有些不太對勁。”

和半路出家的釘崎野薔薇以及虎杖悠仁不同,伏黑惠作為被五條悟帶大的孩子,雖然並未像咒術世襲的世家一樣接受係統的教育,但五條悟野路子的帶法多多少少讓他比其他人多了些實踐上的優勢。

不同等級的咒靈咒力殘穢是不同的,伏黑惠察覺到殘留在泥土中的咒力殘穢並不符合二級咒靈的特征,有些猶豫是否要繼續往上。

“怎麼了?”釘崎野薔薇問。

“我懷疑這次【窗】觀測到的咒靈可能等級有問題,從咒力殘穢來看已經接近一級水平。”

他取出手機,信號顯示僅有1格,電話無法撥出,隻能夠發出簡訊。

“喂、伏黑......”

走在最前麵的虎杖停下腳步,剛剛因為低頭看手機冇有注意到的伏黑差點撞上他的後背。

“怎麼——”

“......現在這個季節,楓葉已經這麼紅了嗎?”

不知何時,他們已經走過了紅色的鳥居,九月份的楓樹應該還是以綠葉為主,但他們此刻彷彿身處在一片赤紅的火海中,放眼望去全是火紅的楓葉。

釘崎野薔薇已經做出了戒備的姿勢,咒具釘子和錘子被緊緊地捏在她的手中。

伏黑惠:“已經能夠對周圍環境產生影響了,看樣子最壞的可能性發生了。”

釘崎野薔薇:“嘖,那些老頭子不是就是怕二級咒靈發展成一級才叫我們趕緊來解決的嗎,就是因為急急忙忙又碰上高年級出彆的任務冇空,纔會輪到我們頭上,結果不是還是晚了嗎?”

“又或者是他們上次冇成功的陰謀,這次又打算藉機解決虎杖。”伏黑惠提出另一種猜想。

"還有第二個咒力殘穢——"伏黑惠跳下台階,踩踏在落滿了紅色楓葉的泥土上,一棵楓樹的樹乾上有明顯的新鮮劃痕,他伸手抹了一下,“不對、好像又有些區彆。”

“不完全是咒力,和咒力有些相似,但又冇有感覺到負麵情緒。”

釘崎野薔薇抬起頭,她剛剛在側耳認真聽遠處模糊的聲音:“上麵有打鬥的動靜。”

“現在下山也需要點時間,還不如直接上去看看。”

“況且如果是打算謀害我的陷阱的話,就算現在下山,他們肯定已經準備好了另一套對策,不如繼續往上。”虎杖悠仁說。

“說不定是有咒術師前輩誤入了這裡,然後看到咒靈就和對方打了起來。”

“也有可能是兩隻咒靈狗咬狗,你觀測到的一級咒靈的殘穢就是其中一隻。”釘崎野薔薇說。

三人對視一眼。

“繼續往上吧。”三人達成了共識。

“脫兔!”伏黑惠召喚出了兩隻大小不同的兔子,兩隻兔子縱身一躍鑽進了樹影中消失不見。

“我讓脫兔去檢視一下神社內的情況。”他說。

三人繼續往上走,跨過第二道鳥居,鳥居邊是一個黑瓦紅柱的亭子遮著的水池。

“這是箱根神社的九頭龍池。”伏黑惠大跨步走過去,池子邊上散落了不少碎石,黑色的池子本身也缺了好大一個角。

“看樣子這裡也發生了戰鬥。”釘崎野薔薇站在他邊上說。

伏黑惠剛想說什麼,臉色倏然一變。

“脫兔被解決了。”

而從山上更是傳來了巨大的聲響。

三人不再管散落一地的碎石,紛紛向社內趕去。

*

“轟隆”

一個似蛇似龍的影子從天空摔向地麵,將地麵鋪設的石磚砸出一道蜿蜒的裂縫。

三人趕到的時候,剛好就是看到這麼一幕。

漂浮在神社大殿麵前的白色人影如同神明降臨世間,自下而上地睥睨著地上不斷翻滾掙紮的醜陋咒靈。

赤紅寶石魔杖緩緩轉動,對準了地上試圖掙紮逃跑的咒靈。

金色的絲線形成三個閉環,牢牢束縛住了咒靈的動作。大概是對方注意到了他們的存在,不想讓獵物掙紮過度,在此過程中傷到他們。

也正是這樣,虎杖悠仁這纔看清楚了地上的咒靈的樣子。

這是一條似龍非龍的咒靈,雖然有著龍的模樣,但絕非是傳說中的吉祥神獸,之所以會形成這幅模樣,應該是和這座神社的九頭龍水池傳說有關。

“一級咒靈......”伏黑惠緊緊盯著在地上無力掙紮的醜陋咒靈,心有餘悸,“如果是我們碰上.......”後果不堪設想。

咒靈發出刺耳尖銳的嘯叫,似乎是預感到自己的“生命”即將終結,不甘的怨氣讓纏繞在它周身的黑氣猛然暴漲。

對咒靈的掙紮視而不見,驟然亮起的白光瞬間貫穿了咒靈的身體,這一擊卡得極為精準,既冇有波及到距離咒靈過近的三人,又準確地命中了咒靈的弱點,咒靈彷彿被掐住了脖子,尖嘯聲還在山間迴盪,心懷不甘的新生咒靈卻已然化作粉末,被風一吹便散了。

一隻一級的咒靈彷彿蟲子一樣被輕鬆解決,這是至少有一級實力的咒術師。

“竟然、一下就解決了?”

實力的差距讓年輕氣盛的三人心裡都酸酸的。倘若是他們三人驟然碰到一級咒靈,哪怕是互相配合,也必然是險象環生。

咒術師評定的等級十分嚴苛,幾乎不存在跨級擊敗咒靈的可能性。二級咒術師具備單獨解決二級咒靈的能力,但卻絕對不可能麵對一級咒靈全身而退。

更何況他們甚至連等級都還未評定。

逆光環境下,他們根本冇有看清楚“咒術師”的臉,但不知為何這一頭白髮和一身白衣,讓虎杖悠仁感覺十分熟悉。

伏黑和釘崎還在猶豫,虎杖已經恍然大悟,立刻往前邁了一大步:“啊!是你!”

芙莉蓮輕巧落地,聽到聲音抬起臉,便看見往自己的方向跑來粉發少年已經衝到了眼前。

她想起了那個巧克力冰淇淋。

“是你們啊。”芙莉蓮收起了魔杖,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又看了眼不遠處呆立在原地的兩人。

“好厲害,冇想到你是這麼厲害的咒術師!”虎杖悠仁見到熟人很是高興,“對了,之前忘記自我介紹了,我是虎杖悠仁,請多指教。”

“我的名字是芙莉蓮。”她頓了一下,既冇有否認也冇有承認。

雖然是麵無表情的樣子,但是虎杖悠仁分明從芙莉蓮的臉上看到了一絲疑惑: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我們是來祓除咒靈的。”虎杖悠仁撓了撓頭,這個時候伏黑惠快步走了過來,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

伏黑惠:“等會,跟我過來下。”

虎杖悠仁一臉迷茫地被伏黑惠拉到了一邊,三人聚在遠遠的地方,低聲說悄悄話。

“我剛剛拍了她的照片,讓伊地之先生幫忙去查了一下咒術協會登記在冊的咒術師名單。”伏黑惠抿了抿嘴唇,“冇有找到芙莉蓮這個名字。”

“照片也對不上,對方是敵是友還不清楚,虎杖,彆太放鬆了。”伏黑惠提醒道。“況且對方隱藏實力的目的還未可知,我建議不要透露太多。”

虎杖悠仁也配合地壓低聲音,用氣聲回答道:“但我覺得芙莉蓮不是詛咒師。冇有登記在協會中……可能是冇來得及吧?隱藏實力的話,這說明她是一個低調的人?”

釘崎野薔薇托著下巴思考了一下:“我覺得不是這個原因。但是剛剛那下攻擊真的超帥哦!我投好人一票。”

伏黑惠對自己冇心眼的同伴感到無語。

“算了,我先給輔助監督發個資訊。”咒靈被消滅之後,周圍異樣的景象也消散了,通訊重新恢複了正常,這也是為什麼剛剛伏黑能和伊地之取得聯絡。

二對一的結果就是,虎杖和釘崎一塊兒到了芙莉蓮的身邊,興致勃勃地看著她打開隨身帶著的旅行箱,翻找著什麼東西。

她從箱子中取出了一個玻璃瓶,然後將一個黑不溜秋、有些堅硬的東西放了進去,重新擰緊了瓶蓋。

看清楚那是什麼,虎杖悠仁愣了一下。

“咦?那個不是宿儺的手指嗎?”

“為什麼會在這裡?”

芙莉蓮聞言,抬起了頭。

“‘宿儺’?是哪個大魔族的名字嗎?”她舉起玻璃瓶晃了晃,皺巴巴的手指在千年後已經完全失去了水分,撞擊瓶壁發出“咚咚咚”的聲音,“魔族死後的屍體會消散,手指還能存在就說明,這個魔族還冇有被消滅嗎?”

“魔族?”釘崎野薔薇也是第一次聽見這種稱呼方式,而對方拋出來的問題也是一個比一個不好回答。

她轉過頭,看向虎杖悠仁。

虎杖十分順暢地接受了“魔族”的稱呼方式,並且回答了她後麵的問題。

“這是兩麵宿儺的手指。”他伸出手點了點那個玻璃瓶,“它曾經死了,但現在又活過來了,現在在我身體裡。”他又點了點自己眼睛下麵的縫隙。

“原來如此。”芙莉蓮點頭,很平靜地接受了,“怪不得你的身體裡有兩個靈魂。”

“既然是魔族的話,那就不能放任不管了。”芙莉蓮說,“我會想辦法把魔族的靈魂與你分離,然後消滅它。”

這下,連在不遠處豎起耳朵聽著的伏黑惠都忍不住睜大了眼睛。

這種想法,他們之前甚至有都不會有。

“這真的、可以做到嗎?”

“當然做得到。”芙莉蓮說,她冇什麼表情的臉上突然出現了一抹自信的笑,“哼哼,我可是可靠的魔法使大姐姐,聽我的吧。”

-隻從人們未能實現的願望中誕生的初生的咒靈,由於是在神社這樣的敏感地帶,協會擔心扭曲的願力會為咒靈的快速成長提供養料,因此下令快速解決。神社今天會以社內需要維修為理由提前清除香客,下午三點就關門,由輔助監督落下帳確保普通人無法再進入。*初秋的傍晚,秋意還不是很濃厚,行走在山間的石階上,樹木中的蟲鳴聲依然此起彼伏。輔助監督落下的帳的範圍很大,一直從山腳開始包圍住了箱根神社所在的整個山。空氣中有種風雨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