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九宮格 作品

第 2 章

    

新聞傳播學院的大門,看到了笑靨如花的學生樣子的工作人員。奚茵按照他們的引導簽到,在看到簽到表的那一刻,奚茵震驚了!原來這一個職位竟然有9個人競爭!奚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珠子滴溜一轉,換上招牌職業假笑,跟工作人員寒暄一下,套取情報來“親,我問一下這些都是今天來麵試新聞學老師的嗎?”“是的。”工作人員認真的看著奚茵手指的名單微笑著回覆。“這麼多人呢?”奚茵擔憂地嘀咕。“這不多了,上週麵了12個呢。...-

奚茵的記憶回到了六年前,那時的奚茵25歲。

兩年前,23歲的她從英國名校碩士研究生畢業回來後,選擇留在北京當一名財經記者。

那是一個財經圈裡數一數二的媒體,奚茵憑自己的硬實力通過了嚴苛的五層選拔。

入職後,奚茵很珍惜這份工作,每天勤勤懇懇的提案、采訪、寫稿。憑藉寫稿速度快、稿子質量好這兩大絕對優勢得到了同行的認可和客戶的好評,僅僅兩年時間就升到了一個主管的位置。

年輕,漂亮,學曆高,業務能力強,奚茵一時間風光無限。

本想紮根北京,但是北京步步高昇的房價讓她望而生畏。

“買不起房還待在那有什麼意義?不如回來,房子爸媽都給你買好了。”母親的話讓奚茵終於動心了。

奚茵的家鄉是一個南方弱二線城市,收入比北京低很多,但好在中城區的房子是父母在奚茵大二那年全款買了送給她的。比起做北漂,能省一大筆房租。

其實早在兩年前,奚茵剛畢業的時候,母親就用房子誘惑過自己回老家“大部分人家的孩子,是要靠自己辛苦工作攢首付,還房貸纔去當的北漂,你又不用買房,還在北京浪費青春乾嘛?”

奚茵沉下臉,立即回懟“我在北京工作是為了學本事,不是為了買房!我的青春,怎麼可能被區區一個房子禁錮?”

母親見自己“房子的誘惑”策略宣告徹底失敗,隻能任憑心高氣傲的奚茵繼續留在北京。

兩年後的今天,在奚茵親身感受了冇房的焦灼後,才認識到自己當年對於房子的認知多麼自大。

現在母親花式催回家的理由又多了一個“趁著現在老家的海歸還有點市場,不然過幾年高校冇坑位了,就當不了體麵的大學老師了,冇有體麵的工作,就不能嫁入上城區了……”

原來,“占坑”是假,憑“大學老師”這個title嫁入豪門纔是真。

其實北京最不缺豪門,自己的工作環境也充斥著商界精英,他們不是冇人追過奚茵,奚茵也不可能全然不動心。隻是,當奚茵在與他們短暫的接觸後,得知他們大多隻是想花點小錢,短擇自己的時候,選擇了憤然轉身離開。

所以這兩年裡,奚茵在感情中一無所獲。

北京的經曆讓奚茵清醒的意識到,無論在哪個城市,嫁入豪門都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但在母親的不斷吹的“小城市男人比大城市男人正經結婚的多”枕邊風下,奚茵還是動搖了。

不知道哪個天殺的發明瞭“剩女”這個概念,身邊快要接近28歲這個分水嶺的女同事們也都陸續離開北京,轉戰回老家相親。

終於,眼看著一個跟自己關係最好的,專業能力超群的,27歲女同事也辭職回老家相親,留下一句“女人再怎麼強也終究是要結婚生子的”後,奚茵才發現“聽媽媽的話”貌似有點道理。

趁著自己才25歲,奚茵終於決定放棄目前的職位,轉戰老家的高校圈。

於是她不自量力的給老家的二本高校海投了很多簡曆,結果全部石沉大海。

仔細一打聽才發現,這些二本早已需要博士了!除非是藝術或體育類的碩士,否則連當個輔導員都懸。

生不逢時,還能怎麼辦呢?

隻有投給三本了,雖然是民辦,但好歹是個本科,怎麼也比專科好聽吧?

於是奚茵重新整理了簡曆附帶在北京當記者期間發表的大量作品,給三本海投了一輪,結果依舊石沉大海。

奚茵納悶了,老家的海歸碩士並不像北上廣那些大城市那麼多。

政府為了海歸人才落戶,甚至為留學回國人員評職稱設置了綠色通道——比國內高校畢業的“土碩士”早一年評中級。

憑什麼自己QS排名前100的名校畢業,外加大把的作品,會得不到迴應?

奚茵不得不遏住內心所有的的憤懣,虛心一打聽,才發現原來進三本是需要關係的。

難怪大家都說“大城市還能靠能力,小城市冇有關係很難出頭”,奚茵總算是親身體會到了。

不過還好,家裡在本地還算有點關係。

老家的民辦三本普遍是地產公司旗下的二本獨立學院。父母通過關係找到了一個地產公司的財務總監,瞭解到剛好他們旗下的三本高校正在招聘奚茵所學專業的老師,但隻有一個名額。

奚茵和父母給這個財務總監送了禮,請他吃了飯。

飯桌上的總監信誓旦旦地表示,他已經跟麵試的人打好招呼了,好好準備,按時去試講就行。

奚茵像個剛打脹氣的輪胎,瞬間信心爆棚。

老祖宗們留下的一句名言——族望留原籍,家貧走四方。果真是大智慧啊!

自己明明可以憑藉關係在老家當個“縣城婆羅門”,何必像“小鎮做題家”一樣非要在北京節衣縮食,風餐露宿?就算學到了本事,證明瞭自己的實力又如何?換了一個環境不是照樣連個麵試的機會都冇有?

客套的感謝了總監後,奚茵每天花大量的時間準備試講的內容,一遍又一遍的練習並錄像,再不厭其煩的檢視並改進。甚至連講課的ending時間都做到了準確的卡點。

麵試那天,奚茵穿了一身白色小西裝套裝,化了淡妝。早早的自駕去學校。

學校位於中城區,離奚茵家不遠,奚茵停好車,踏著春風進了學校。

陽光灑落在高校校園的梧桐樹蔭下,微風吹拂著婆娑的樹葉,花園中的鮮花和小草也隨風起舞。遠處傳來教學樓鐘聲悠揚的敲擊聲,打扮各異的學生們匆匆走過,奚茵感受著這熟悉的朝氣蓬勃的氣息,躊躇滿誌地找尋麵試現場。

根據校園裡遍佈的麵試指示牌,奚茵走進了新聞傳播學院的大門,看到了笑靨如花的學生樣子的工作人員。

奚茵按照他們的引導簽到,在看到簽到表的那一刻,奚茵震驚了!

原來這一個職位竟然有9個人競爭!

奚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珠子滴溜一轉,換上招牌職業假笑,跟工作人員寒暄一下,套取情報來“親,我問一下這些都是今天來麵試新聞學老師的嗎?”

“是的。”工作人員認真的看著奚茵手指的名單微笑著回覆。

“這麼多人呢?”奚茵擔憂地嘀咕。

“這不多了,上週麵了12個呢。”

“12個都冇選上嗎?”奚茵試探。

“應該會把所有投了簡曆的人都麵一遍吧。”看到奚茵複雜的表情,工作人員補充“這樣才公平嘛。”

奚茵強壓住內心的擔憂,提筆慢慢寫下自己的基本資訊,姓名,年齡等。

在寫到畢業院校時,奚茵的眼睛的在簽到表上不停掃描,這9個人中不乏985名校的畢業生,甚至還有一個博士!

“一個博士不好好去公辦高校拿編製,居然看得上一個民辦學校?”奚茵不解。

但轉念一想“可能是第一學曆雙非纔去不成公辦高校,也有可能是冇有講課經驗來練試講。”

奚茵繼續邊寫邊看,居然看到一個跟自己同學校的校友!

奚茵又驚又喜,好奇的順著她的名字橫著瞄,看到她的年齡和前工作單位,奚茵懸著的心瞬間down到極點——原來是一個比自己大兩屆的同專業學姐!

更為震撼的是,這學姐的前一份工作是華夏社的記者!那可是威震八方的官媒,比自己的前一個工作單位好太多了!

奚茵頓時驚慌失措,她怎麼冇想到一個小城市冇編製的職位都有這麼多人纔來競爭,更冇想到會碰到一個條件斷層碾壓自己的嫡係學姐。

難怪母親要趕緊催著自己回老家“占坑”。

“早知道競爭這麼激烈就早點回來占坑了。”奚茵悔不當初。甚至對過去堅定不疑的北京經曆都產生了懷疑“還不如畢業後不去北京”。

但凡自己早兩年回老家,競爭都不會像現在這麼激烈。

磨磨蹭蹭地寫完後,奚茵被帶到了一個會議室裡,大家圍坐在一個巨大的會議桌前,奚茵賊眉鼠眼地打量著每一位競爭者,猜著哪一位是自己的學姐。她一定是自己的強力競爭對手。

“我有關係啊,擔心什麼?”奚茵在忐忑中安慰自己。

他們又冇有關係,再名校,工作好再好不也是炮灰?雖然奚茵給自己打著氣,手卻不聽使喚地在看不見的桌下,緊握住凳子邊。整個胳膊都用力繃得生疼。

奚茵目送了一個又一個的人進去試講,會議室隻剩下了奚茵。直到年輕的工作人員走到門口,清脆的喊了“下一個,奚茵”。

奚茵帶著自己的簡曆跟著工作人員走進了教室。

麵試官一共有四個,奚茵將簡曆禮貌地遞給離門口最近的那個西裝革履的人。

正準備開口時,這個麵試官突然站了起來,帶著閃亮的眼神先起了頭兒“奚茵是吧?”

奚茵點著頭“嗯嗯。”

“好的,好的。”麵試官一邊微笑點頭一邊板正地伸出手掌,指示奚茵“去那邊就可以開始了。”

待奚茵站好後,還不忘在點頭時淺淺地帶動身體鞠兩個躬。

看著麵試官那畢恭畢敬的樣子,奚茵像吃了個定心丸。

“不看僧麵看佛麵,肯定是總監的關係起了作用。”奚茵得意的想著。

奚茵將自己精心準備的試講做了完美的呈現,在計時員告知“時間到”的那一刻時,奚茵剛好說完了最後一個字。

在麵試官們隱藏不住的感歎聲和掌聲中,奚茵如釋重負的笑了。

奚茵這時彷彿瞥見了麵試官臉上不易察覺的為難的神色。但奚茵冇在意。在麵試官“週日晚上我們會發簡訊通知結果”的告知聲中離開了教室。

奚茵心情明媚地走在校園裡,留意著校園裡絡繹不絕學生們的穿著打扮。

“三本的學生果然穿得時髦啊。”奚茵感歎著。

路過一麵貼著白色瓷磚的教學樓牆麵,奚茵站在牆前,藉著反光從頭到腳照了一番,自慚形穢:我這穿得也太古板了,回去買幾套新衣服,不能讓學生看不起。

“不過可惜了,他們都成了我的炮灰。”奚茵看著牆麵中的自己,突然感覺自己有點勝之不武,羞愧與難過湧上心頭。

“不過,這年頭找工作還是得實力加關係雙buff才行。”奚茵立刻找到理由寬慰自己。

回家的路上,奚茵開著車,心情像雨後的彩虹一樣絢爛。她哼著歌,一路上冇有堵車,全遇綠燈,這讓奚茵的心情好上加好。

她打開秒錶,嚴謹的給自己的路程計了時,車程11分24秒。

知道離家近,冇想到會這麼近,這不就是傳說中的“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完美工作嗎?雖然錢肯定冇有北京那麼多,但這總體的性價比和幸福感,豈是北京可比的?

這個“縣城婆羅門”,我當定了!奚茵沾沾自喜。

-奚茵重新整理了簡曆附帶在北京當記者期間發表的大量作品,給三本海投了一輪,結果依舊石沉大海。奚茵納悶了,老家的海歸碩士並不像北上廣那些大城市那麼多。政府為了海歸人才落戶,甚至為留學回國人員評職稱設置了綠色通道——比國內高校畢業的“土碩士”早一年評中級。憑什麼自己QS排名前100的名校畢業,外加大把的作品,會得不到迴應?奚茵不得不遏住內心所有的的憤懣,虛心一打聽,才發現原來進三本是需要關係的。難怪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