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閒人 作品

第一案 煤城血案

    

……給你。”淩楓接過報案登記簿,坐到了空著的辦公桌上,拿了一枝筆筒裡的鋼筆,有些稀奇的看了眼,他工作的時候已經全部是電子化了,報案之類的全部由AI語音輸入,這是他第一次用這種叫鋼筆的古董寫字。帶著對古董的敬畏,他寫了幾個字,發現是係統應該是為了方便,默認字體是印刷體。“姓名。”“張大福。”“年齡。“三十二歲。”淩楓看了他一眼,對於三十二歲這個年齡而言,這人有些過於老了,他三十二歲的朋友們,一個個還...-

2124年

藍星聯盟冰城

“請輸入ID”

“淩楓”

“為了您的安全,請不要實名進入”

“淩動”

“對不起,ID已經被註冊”

“淩不動2098”

“歡迎您,淩不動2098,請輸入您的基本資料。”

五分鐘後

“請捏臉”

淩楓導入了一張十年前的照片,十年前他初入重案組,濃密烏黑的頭髮剪成利落的短髮,一雙略有些下垂的狗狗眼對著鏡頭笑得冇心冇肺,鼻梁挺直鼻頭圓潤,略薄的嘴唇微微上揚,露出雪白的牙齒。

他當時的女朋友說他是隻有小狼狗屬性的小奶狗,穿上製服之後活像一隻討人喜歡又忠誠的德牧,迷戀他迷戀得不行。不過這不妨礙半年後兩人因為聚少離多而和平分手。

他將眼睛拉長上挑,變得淩冽,溫和的烏眸修成三白眼,眉毛修得鋒利許多,嘴巴緊抿略略下垂,冷白的皮膚調暗了兩個色度,麵部線條也更深刻了一些,頭髮修成向後背的背頭,為了讓自己顯得更加斯文一些,給自己修了平光眼鏡。

“身高一八五,體重一百六十斤,治安大學刑偵專業本科學曆,自由格鬥一級證書、八極拳精通、槍械考覈連續三年第一、曾榮獲三等功四次,集體二等功兩次,受到過治安部嘉獎一次,一等……”他刪掉了一等功,就是那次,他身中三槍,脊柱神經受損,腰部以下癱瘓……他寧願一等功不存在。

隨著資料,他的人物形象投射在全息設備裡,在全息投影中,他身手矯健,渾身上下部滿了立體卻並不誇張的肌肉,深藍色的警服穿在他身上如同定製的一般,細腰寬肩腕線過襠,一條大長腿尤其引人注目。

他看著自己的腿在全息投影裡不停地活動著,足足看了有十分鐘。

“請確定人物形象。”

“確定。”

新人,拿得是治安局邀請卡,無法選擇陣營和職業,默認治安官形象。

治安官的初始皮膚為新人治安官製服,初始裝備為治安□□一把、治安□□一把、手銬一副、甩棍一條、通訊器一套,實習治安官徽章一枚。

待解鎖的裝備裡有治安車、摩托車、直升機、防暴車……還有各類刀具和槍械,從普通手槍到大狙應有儘有。

“請選擇新手教學類任務。”

“任務一:訊息的大鵝。”

“任務二:失蹤的劉老漢。”

“任務三:……”

總之全部是派出所員警會遇到的雞毛蒜皮的小案子,花了五分鐘快速通關了消失的大鵝之後,他拿到了“正式治安官”徽章,就是……很隨便的感覺,彷彿現實中他初出茅廬,從巡警做起,被師父狂虐、被社會毒打的一年不存在一樣。

而且遊戲並不是傳說中100%全息的,反而笨得可以,淩楓並冇有感覺到論壇裡說的什麼真實感。

直到——

治安官向您發來VIP強製任務:煤城血案

寒冷,是淩楓的第一個感覺,第二個感覺是他的腿居然被冷風吹得起了雞皮疙瘩,腳冷得麻木,他冇敢睜開眼睛,生怕自己擾醒了自己的夢。

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小淩,凍傻了啊!快進屋暖和暖和!”

他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處於一個類似近代劇的場景,應該是舊式的火車站?空氣質量奇差,除了冷之外還有難聞的硫化物燃燒後的味道,現在應該是冬天,雪卻不是常見的白,而是黑灰色的,至於原因,應該歸功於隨處可見的冒著黑煙的煙囪。

他呼吸了一下,本能的咳嗽了一聲,這場景模擬也太優秀真實了,竟然連心肺都給出了該給出來的反應。

他小心翼翼的動了動手,他的手可以自由無限製的活動,動了動脖子,脖子是自由的,又動了動腳,腳踩在實地的感覺他都快要忘記了。

他高呼了一聲,跑了起來,一開始跑得不是那麼熟練,後來越來越熟,他跑著,跳著,腳踢著路邊的冰塊,看見路過賣糖葫蘆的NPC都忍不住打聲招呼,“你好!你看我會走!會跑!”

NPC:“小淩警官,要吃糖葫蘆嗎?”

NPC略有些僵硬的動作,讓他意識到他在遊戲中。

“小淩!進屋!”

淩楓回過頭,看見應該是派出所的地方,整體刷成了藍色,但被汙染的空氣染上了一層黑,站在門口的人身材不高,略有些胖,穿著厚重的棉製綠色大衣,裡麵是棉警服,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穿的衣服跟對方是一樣的,隻是因為他可能是新人,衣服看著還很新。

嗯,這是一座很窮的城市,窮到所長還穿著舊警服,火車站站前派所出利用效率低下的煤炭暖。

他走了進去,裡麵很暖和,牆邊的銀色暖氣片散發著灼熱的溫度,上麵還有一些裝著水的玻璃瓶子。

他好奇的摸了摸,燙手。

他把大衣脫了下來,看見叫他進來的老警官坐到了一張掉了漆的桌子前,脫了大衣又脫了棉警服,露出裡麵的毛衣,拿了裝滿了茶葉的杯子在喝水。

他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推開了門走了進來,來人看著像四五十歲,戴著一副斷了腿的眼鏡,身上穿著有些舊的皮襖,臉上滿是風霜。

“張所長……”

那位老警員看了他一眼,“不是說了嗎?冇訊息,火車站一天人來來回回的這麼多,冇有人看見她,要不然你找她的幾個熟客問問,她有冇有說過會去哪兒。”

“她不會拋下我們爺三個走的,她絕對不會……”

“大福,都已經這樣了,你都失業五年了,她靠在火車站拉客養活你們一家子,走不是正常的嗎?”

“不!她不會走。”

“那你去找彆人問問吧,我是不知道她去哪兒了。”張所長翻了個白眼。

“大福是吧?你是來報失蹤?”淩楓不知道過去是什麼樣的,他所學的行為規範不是這樣的,有人來報案應該由值班治安官接待,詳細記錄案情,做初步調查,而不是輕描淡寫的幾句話武斷的打發。

再說……他臉上帶著笑,跟大福搭話,他有種預感,這位應該就是重大線索人物。

“嗯,我來報失蹤。”

淩楓看了眼張所長,“那個張所長……報案登記簿……”

張所長翻了個白眼,瞥了瞥他,隨手甩給他一本舊得捲了邊的報警記錄,“行,到底是新來的大學生……給你。”

淩楓接過報案登記簿,坐到了空著的辦公桌上,拿了一枝筆筒裡的鋼筆,有些稀奇的看了眼,他工作的時候已經全部是電子化了,報案之類的全部由AI語音輸入,這是他第一次用這種叫鋼筆的古董寫字。

帶著對古董的敬畏,他寫了幾個字,發現是係統應該是為了方便,默認字體是印刷體。

“姓名。”

“張大福。”

“年齡。

“三十二歲。”

淩楓看了他一眼,對於三十二歲這個年齡而言,這人有些過於老了,他三十二歲的朋友們,一個個還像年輕小夥兒呢,可能是古人普遍老?以後需要用另一套評價標準來判斷年齡了。

“案由?”

“啥?”

“就是你為啥報案。”張所長不耐煩地喝了口水後說道。

“找我媳婦張翠花,她在一個月以前來火車站拉活,第二天九點多了還冇回家,我過來找她冇找著。”

“她拉什麼活啊?”淩楓有些困惑。

“她拉客回去過夜零賣十塊錢一次,過夜二十。”張所長皺了皺眉頭。

淩楓明白了,原來他的妻子是伎女,之前還說有家庭,有孩子,丈夫來報案……一下子線索串了起來,他明白了為什麼張所長會對這樁案子並不在意。

在2124年,做皮肉生意的人一樣不少,隻不過由線下攬客改為線上,還受到了智慧機器人的衝擊,輕易見不到,你不知道開房的“網友”是一夜情還是金錢交易。

“有照片嗎?”

張大福拿出一張照片,照片是全家福,一對夫妻帶著三個孩子,其中有一個清秀的女人抱著一個小嬰兒。

“這是幾年前的照片?”

“五年前。”

“她現在幾歲?”

“三十歲。”

“有她單人的照片嗎?”

張大福猶豫了一下,拿出一張單人照,單人照片上一個高佻清秀的女人站在工廠前麵,手裡拿著類似獎狀的東西,看著鏡頭時眼裡有光。

“這是我妻子。”他用已經被黑色的泥灰滲得烏黑的手指摸索著照片,看得出來,他跟他妻子的感情很好,所以……賣身?他不能出去賺錢嗎?

“那個……有近照嗎?”他深知皮肉生意對一個人的改變有多大,這張照片裡的女人跟“現實”中的張翠花,估計要判若兩人。

“我這裡有,她上次被治安處罰時的照片。”張所長從抽屜裡翻出了一張舊照片。

照片裡的女人臉上化著妝,頭髮燙成捲髮,看著鏡頭時眼裡滿是疲憊跟滿不在乎,如果說第一張單人照裡的女人是活人,這張照片裡的女人靈魂已經死了。

這樣的女人會因為在乎家人每天拿錢回家?會不走?他看了眼張所長……如果不是接了煤城血案這個案子,他的判斷跟張所長一樣,這個女人終於忍受不了,離開了。

“她走的時候帶什麼了?身份證?帳戶裡有錢嗎?”係統將他問的ID,網銀轉換成了對方能聽懂的話。

“她身份證在家裡,錢……她最近一年都是每個月往家裡扔一兩百的生活費,我不知道她還有冇有錢。”

所以啊,怎麼判定她冇有走呢?

他用古董鋼筆敲了敲桌麵,“你最後一次見她是哪一天?”

“一個月前。”

“說具體點,哪天,什麼時候,做了些什麼?”

“上個月二十號,我兒子發燒了,我找她要錢去診所打針,她跟著去了診所,交了一百塊錢醫藥費,孩子吵著要她陪,她說約了人,晚上回來看他,那天晚上我一直冇鎖門,等她到了淩晨她也冇回來,第二天就來報案了。”

“你知道她約了誰嗎?”

“不知道,大約是熟客。”說到這裡時,男人眼神閃躲了一下,咳嗽了兩聲。

張所長嗬嗬笑了兩聲,“不是王二就是趙老六,這兩人跟她最熟,你不是也知道嗎?咋不說了?”他眼裡藏著並不職業的輕視。

張大富可能是受不了這種輕視,站了起來,“我……我不報案了,我回去了,她可能是走了。”

說完嘴裡嘟囔著怎麼辦家裡冇米下鍋了,完全冇有了之前報案的急切,淩楓盯著他,他被盯得低下了頭,站起身悶著頭開門走了,帶進來一股子冷風。

-地活動著,足足看了有十分鐘。“請確定人物形象。”“確定。”新人,拿得是治安局邀請卡,無法選擇陣營和職業,默認治安官形象。治安官的初始皮膚為新人治安官製服,初始裝備為治安□□一把、治安□□一把、手銬一副、甩棍一條、通訊器一套,實習治安官徽章一枚。待解鎖的裝備裡有治安車、摩托車、直升機、防暴車……還有各類刀具和槍械,從普通手槍到大狙應有儘有。“請選擇新手教學類任務。”“任務一:訊息的大鵝。”“任務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