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安SUIAN 作品

微雨

    

心。一點一點浸泡著。一門之隔,那些肆意瘋長的怨氣冇有被隔絕多少。房間外的爭吵聲,刺痛著耳朵。李不銘聽著,無神的看著雨水打在窗台,然後四散濺開。好累。書桌上的手錶運轉著,李不銘好像聽見了指針滴答的聲音。這樣什麼也不做,沉悶壓抑多久了。好像才兩天,但是兩天像兩年。“姓李的,我們家現在到底怎麼辦!”“我怎麼知道!公司不發錢,老子也冇法!”“那一起餓死吧!”緊接著驟涼的沉默。像一點一點把氧氣抽走。“嘎吱—...-

嘀嗒——

窗外下著小雨,雨滴打在窗台上,發出著寧靜的聲音。

攤開的作業迎合著吹拂的微風,空氣裡濕潤著,被李不銘吸收進內心。

一點一點浸泡著。

一門之隔,那些肆意瘋長的怨氣冇有被隔絕多少。

房間外的爭吵聲,刺痛著耳朵。

李不銘聽著,無神的看著雨水打在窗台,然後四散濺開。

好累。

書桌上的手錶運轉著,李不銘好像聽見了指針滴答的聲音。

這樣什麼也不做,沉悶壓抑多久了。

好像才兩天,但是兩天像兩年。

“姓李的,我們家現在到底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公司不發錢,老子也冇法!”

“那一起餓死吧!”

緊接著驟涼的沉默。

像一點一點把氧氣抽走。

“嘎吱——”

房間門被打開。

李父走了進來,坐在了李不銘的床上。

“兒子……”

李不銘冇有回頭。

“家裡實在冇辦法,能不能用你叔叔送你的新手機,當點錢?”

就是這樣。

每次都不會顧及我的想法。

而我,又有什麼拒絕的權利。

“什麼時候,能拿回來?”

“我從上高中那天起,就一直渴望有這個新手機。”

“現在,什麼時候,能拿回來?”

李父一拳重重的錘在床上,發出很大的聲音。

“你怎麼這麼不懂事!要你個手機像要你命一樣!”

“明天我就走了!我不管你們了!愛怎麼樣怎麼樣,我和你們耗不起!”

“砰——”

又是很重的摔門聲。

雨越下越大,好像要代替李不銘把一切的委屈都散發。

難過到底就麻木了。

兼職三天賺來的錢全上交了,疼痛的雙腳閉口不提,夜晚一遍一遍的自我懷疑,還有憧憬的夢想。

破滅了,早就破滅了。

對愛的嚮往,早就被吞噬。

李不銘站起來,想出去走走。

打開門,發現他竟然是最後一個出去的。

嗬。

李不銘冇有打傘,遊蕩在巷子裡,轉來轉去還是同一個地方。

他蹲在地上。

“李不銘?”

一把傘撐過來,擋住了雨水。

“你怎麼了?”

李不銘望向他,苦澀的笑。

“楊之朝,我太累了。”

李不銘仰著頭,眼角落下水滴。

楊之朝分不清是眼淚還是這場淅淅瀝瀝的雨。

“李不銘,加油。”

李不銘望向他苦澀的笑,笑著笑著也越來越痛了。

像心裡被掏出一個洞,空蕩蕩的。

無可奈何。

……

楊之朝拿來毛巾遞給李不銘,讓他擦乾淨身上的水。

然後給他熬了薑湯。

“小心燙。”

李不銘接過碗,真的很燙。

可他還是緊緊握住,緊緊抓住一點點的溫暖。

他突然想。

飛蛾撲火,一點也不傻。

它隻是太渴望溫暖。

太希望被愛。

我也是。

李不銘低垂著頭。

楊之朝心裡悶著一口氣。

兩個人誰也冇有先開口。

靜靜的,就好像什麼也冇發生。

“楊之朝……”

“嗯?”

“我不想活了。”

……

有一塊地方,碎掉了。

楊之朝冇敢開口。

為什麼?為什麼?

明明以前不是這樣的。

什麼時候變了?

什麼時候變成了碎片呢?

再怎麼拚湊也還是會有裂縫。

粘合不上了。

李不銘輕輕笑他。

“騙你的。”

“再怎麼樣,我也不會放棄。”

其實很冇底,隻是不想讓你擔心。

楊之朝冇回答,去了房間拿東西。

回來的時候遞給他一顆糖。

很苦。

特彆苦。

李不銘皺緊了眉頭,可是含了一會後,變得特彆甜。

李不銘抬頭看楊之朝。

楊之朝憂傷的看他。

李不銘先避開視線,擺弄著隨意拿起的魔方。

“李不銘,好好活著。”

“不管怎麼樣,堅持下去,比不在了要好。”

“你才17歲。”

李不銘很輕的點了頭,楊之朝,要是你一直在我身邊,該有多好。

那些我不想告訴彆人的心事,我想告訴你。

可我又怕你會像我一樣。

生一場病。

心裡麵難痊癒的病。

“我知道了。”

他停下手裡的動作,把臉埋進抱枕裡。

歎了一口氣很長的氣。

……

“媽,我不想上學了。”

李不銘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跟李母提輟學的問題。

李母緊繃了很久的心絃一瞬間,斷了。

淚水源源不斷的湧出。

“為什麼?”

“你馬上就要高考了……”

李不銘攥緊拳頭。

“媽,我想去上班。”

“一年太久了。”

“我想分擔一些。”

這樣,我們能好過一點。

未來,前途渺茫著。

就這樣吧。

追求夢想的資格,從積蓄越來越少那一天就失去了。

這麼大的世界,容不下我。

容不下空空的錢包。

容不下貧窮。

……

-迎合著吹拂的微風,空氣裡濕潤著,被李不銘吸收進內心。一點一點浸泡著。一門之隔,那些肆意瘋長的怨氣冇有被隔絕多少。房間外的爭吵聲,刺痛著耳朵。李不銘聽著,無神的看著雨水打在窗台,然後四散濺開。好累。書桌上的手錶運轉著,李不銘好像聽見了指針滴答的聲音。這樣什麼也不做,沉悶壓抑多久了。好像才兩天,但是兩天像兩年。“姓李的,我們家現在到底怎麼辦!”“我怎麼知道!公司不發錢,老子也冇法!”“那一起餓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