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知 作品

特殊的生日

    

觸發出“咚咚咚”的響聲其他人聽到腳步聲紛紛坐好,坐在靠後門處倒數第一桌的男生拿起校服蓋在頭上煩躁的抓了一下眼前的碎髮又趴了下去。高跟鞋的腳步聲走進教室到講台上,周文然第一眼就看見畫著淡妝穿的跟孔雀開屏似的。撐著腦袋問:“楊姐,您這是去相親了嗎?”“放屁,老孃這麼美想找我談戀愛的人都排到了法國,還有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能愛美一下嗎?有意見?”“冇有。”楊知雪作為00後第一批成為教師的人早晨好好的冇課...-

夏季——

**月正值炎夏,驕陽似火,豔陽高照,樹上的知了扯著長聲聒個不停,給悶熱的天氣添上一層煩躁。

少年們肆虐的笑聲遊蕩在整個夏季,街邊的榕樹照得生輝,斑駁的朱漆頭門訴說著少年們的心事。

又在一圈圈的漣漪中化解它,隨風飄絮。

教室外響起高跟鞋與地麵接觸發出“咚咚咚”的響聲其他人聽到腳步聲紛紛坐好,坐在靠後門處倒數第一桌的男生拿起校服蓋在頭上煩躁的抓了一下眼前的碎髮又趴了下去。

高跟鞋的腳步聲走進教室到講台上,周文然第一眼就看見畫著淡妝穿的跟孔雀開屏似的。撐著腦袋問:“楊姐,您這是去相親了嗎?”

“放屁,老孃這麼美想找我談戀愛的人都排到了法國,還有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能愛美一下嗎?有意見?”

“冇有。”

楊知雪作為00後第一批成為教師的人早晨好好的冇課想睡一會卻被家裡打著電話催著去相個親,母親大人發給了她一張照片在電話裡不停的誇說:“小雪啊你看這男的,185大帥哥有錢有房還有有車,多帥一小夥子給媽一點麵子去吧。”被這一套花言巧語說過隻能妥協去了趟現場帥哥冇見到卻遇到了下頭男。

相親男:“你就是楊知雪啊?”

虧她還打扮了一下纔出門大中午跟她玩掃雷呢?說好的185大帥哥呢!

禮貌迴應了一句“啊……是。”

相親男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眼語氣平淡:“以後結婚在家彆畫這麼濃的妝,相夫教子就行了。”

楊知雪拉開一旁的椅子坐了下去細細打量了一下對方,大肚男,中分,不敢細想直接pass掉剛坐下就聽到對方語出驚人話語,說:“我這麼年輕這麼帥我的要求也不高一年生兩兒子一個女兒每天給我做做飯洗洗衣服就行,還有你是教師是吧辭職在家照顧孩子……”

大叔?你是不是對帥有什麼誤解吧?不僅下頭還tm普信!楊知雪內心瘋狂尖叫不懂為什麼她母親找了個奇葩。

“還有啊,像你這種女人就應該在家相夫教子。”

楊知雪咬牙切齒道:“清朝人真難殺啊。”

楊知雪聽不下去可能再聽下去就要去采耳了,起身就是一頓開口輸出:“踏馬的我答應和你處了嗎小嘴叭叭叭的不停,你長這逼樣還好意思出來相親啊?真踏馬辣眼睛,誰給你的自信啊還踏馬給你相夫教子,你可真是屎殼郎噴香水不值一聞!老子一看就知道你不是個什麼好東西,下頭男!誰看上你誰tm倒黴,嗬忒!”

“你個居然罵人!不知好歹……”

“我罵的還就是你了!什麼垃圾貨色?神經。”

輸出完還不忘順手拿起相親男麵前的水杯往對方臉上潑,相親男站起身狼狽不堪剛想動手罵人楊知雪趕緊放下水杯揚長而去,走遠了還在心裡默唸著清心咒。

思緒回籠拍了拍講台桌:“這節課小測課代表上來發一下測試卷。”

“怎麼又小測啊!週五不是剛小測過了嗎。”

“馬上你們就要高三了不得抓緊點,放心這小測就是看看你們的基礎。”

班上的人不情不願的接過試卷寫上自己的大名,還好都挺聽話冇有人吵掃視了一遍發現倒數最後一桌的某人過於自在,走到麵前敲了敲他的桌子剛想開口趴著的男生懶散開口:“因為偷井蓋去了太累讓我睡一會。”

有些人聽到他神奇發言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手上寫著試卷,嘴角卻比AK還難壓況且還在這麼安靜又嚴肅的場合下憋笑,大抵是要憋出內傷了。

“親,再不醒我要不當人了。”

看某人冇動靜楊知雪走到他身後其他人看著她把沈臨熙的椅子往後拉,沈臨熙預判到腳往旁邊挪了一點椅子被抽出去楊知雪看著他紮著馬步接著睡。

被他這一動作整的有點無語道:“好好好,你就睡吧誰睡的過你啊活爹,待會丁主任過來巡查你就等著吧。”楊知雪走了兩步非常不解“學霸都是睡出來的嗎?”

周文然回答:“說不定呢~天才嘛多多少少沾點天賦。”

“問你了嗎?趕緊寫你的。”

“哦,對了楊姐我記得你好像要30出頭了吧,30後不會還是母胎solo吧?”

楊知雪被問的一頭黑線:“?what?我今年才26誰跟你說的我30誰造的謠,我不把他皮扒了我就不姓楊了!”

周文然伸手指了指她身後趴著的那個男生:“呐你身後那位沈臨熙啊。”

感覺到有一種危險在靠近紮著馬步的某人“嗖”站起身剛好躲過揮來的一巴掌。

好險差點腦袋不保,沈臨熙心裡想著,腳往後退了幾步到門口:“我去廁所洗把臉。”

語閉立馬抽身溜出教室隻剩下一身怨氣沖天的楊知雪留在原地。

楊知雪拍著胸口給自己順毛“不生氣不生氣,生出病來無人替。”

一口火在心口燃燒走到周文然停下用僅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對他說:“去廁所那位回來的時候讓他到辦公室找我。”她有預感這節課沈臨熙絕對不會回來。

某人跑到廁所才停下,打算在裡麵呆到下課後再回班,最近惹楊知雪太多次現在回去的話就是自尋死路。還不如等對方自己消消火。

擰開水龍頭衝了一把臉,擦乾淨後伸手從褲兜裡拿出手機又在另一個褲兜裡掏出耳機,靠在洗手檯一旁刷著視頻。

忽然從裡麵走出一個人嚇的他手裡的手機差點掉地板上,麵前的男生隻是掃了他一眼冇再理會洗了個手就走出衛生間。

沈臨熙捂著胸口一顆心臟在廁所劇烈起伏差點被嚇死,有一瞬間感覺那人在哪裡見過但又不知道在哪裡見過。

下課鈴聲響起走出廁所到教室看到周文然剛想開口罵他,對方先開口嗲嗲的說:“沈geigei你不會怪我的對吧~還有楊姐叫你去她辦公室~”

本來還生氣的沈臨熙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不知何時周文然拉著他的手連忙甩開道:“咦…你好噁心,離我遠點,我現在就去。”

到辦公室探頭看了一眼有冇有其他老師掃了一眼就楊姐一個人在直直走了進去,楊知雪還在玩著憤怒的小鳥餘光瞟到某人開口:“你也太隨便了吧,連門都懶得敲一下。”

“我以為憑咱倆的關係就不需要了。”

在這倆拌嘴的期間門口處傳來一聲敲門聲“報告。”

楊知雪推開擋著視線的沈臨熙瞅了一眼誰在門口:“進來。”

楊知雪拍桌而起道:“你看看人家知道有老師在還懂敲個門,你呢?瞅一眼有冇有彆的老師,冇有就大搖大擺的走進來。”

疑惑詢問:“我冇有大搖大擺吧?”

“就算冇有……”楊知雪停頓了一”你冇敲門。”

沈臨熙隨口道:“哦,下次一定。”

手中還把玩著剛剛從桌麵上順走的藍黑中性筆,那個男生走到楊知雪麵前開口道:“楊老師,你有看到何老師放在桌麵上的試卷嗎?”

楊知雪尷尬的從旁邊拿起數學試卷“白同學是這個嗎?”

下課進辦公室路過何馨的工位看到她桌麵上有一遝試卷,習慣性拿到自己座位上看忘記和何馨說了,習慣真可怕。

“嗯,謝謝老師。”

沈臨熙看著想起在廁所碰麵的那個男生聽到白字開頭想起全校唯一一個姓白的人。還是在國旗下講話的三好學生白景煜。

每次國旗下講話不是發呆想事情就是跟旁邊的人聊天,聊地,聊空氣,就是不往有關於學習方向聊。

看著他抱著試捲走出辦公室嘴欠了一句道:“物理就考69的白景煜?”

楊知雪打了一下沈臨熙的腦袋道:“全國高考物理平均分60分考69已經算是理科狀元了我們學校就這一個理科非常牛逼的人,看過人家理綜的成績嗎不懂亂叫什麼?真煩人。”

陰陽怪氣道:“喲喲喲~好厲害呀~成績好果然是老師的眼中寶~”

楊知雪帶上職業假笑開口:“你要是成績好老師也能把你當個寶~”

“楊姐我文科不好嗎?”

“你數學及格了嗎?”

“……我雷數學。”

“你雷數學我還雷你呢!”

“哦,那我走?”

楊知雪活動了一下筋骨“嗯”了一聲下一秒就把沈臨熙踹了出去你冇看錯就是踹了出去。

我靠!區彆對待?

沈臨熙心裡腹誹著。

沈臨熙手裡還攥著筆下一秒若無其事的放進口袋,就當做楊知雪送給他的了,到班級門口見大家都在學習他也隻能默默坐回位置把剛剛的筆放進桌肚裡。

另一邊辦公室內楊知雪找了半天整個桌麵抽屜都翻了個遍就是冇找到放在桌麵上的藍黑色中性筆,摸著有點淩亂的頭髮道:“唉?我筆呢?”

上課後數學老師穿著樸實無華再熟悉不過的條紋短袖挺著啤酒肚手裡拿著茶杯走進教室,彆人上課他盯著窗外,彆人看題解答他在發呆,數學課算是他的剋星根本學不會,就跟對牛彈琴一樣。

一節課結束後課間安靜的隻剩下筆尖與紙張碰撞的沙沙聲,偶爾傳來一些講話的聲音,不知道的以為很用功其實都是在補作業,教室外也冇有多少人零零散散的。

他走到周文然麵前見他在紙上畫懶洋洋頭頂上的羊毛一言難儘也算是奇才“出去走走?”

“太行了,走吧。”

自從分了班大家都是按自己擅長的科目來選擇自己合適的班級,選擇文科的也是非常多理科的挺少。

好巧不巧沈臨熙呆的那個班剛好是最後一個七班,七班旁邊就是一班,繞了一圈也是,剛剛在辦公室看最不順眼的人就在裡麵。

當初也不知道林校長怎麼想的說什麼合理分配,還有什麼學習能力強的要培養起來。亂七八糟的一大堆,公佈這個決定的時候還特意準備了小考看看擅長什麼適合什麼強製給人送進班。

一些小情侶就會被無緣無故分開,結局就是要麼劈腿,要麼移情彆戀,要麼腳踏兩隻船吊著。

很顯然對於沈臨熙來說愛情這個東西不要也罷,自戀不好嗎乾嘛要談戀愛。沈臨熙心裡是這麼想的。

路過一班時習慣性轉頭,第一眼就看到白景煜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著窗外一動不動的時間像似禁止了一樣要不是這個班裡還有人會動否則真以為時間禁止了。

周文然:“要不回去?還有一會就上課了。”

“都行,就是想出來透透氣。”沈臨熙無所謂的說。

剛到班級鈴聲就響起,坐回各自位置無聊且漫長的過完了這一天。

背上書包到校門口就看到一輛黑色轎車停在麵前,車上的玻璃搖下沈臨熙打趣道:“喲,這吹的什麼風啊,沈老闆親自來接我啊?”

小中考的時候沈榮的公司還在市麵上運轉有非常多的事情要做,為了不讓沈臨熙等太久特意把自己身邊的老李去接,這一接往後的日子都是李叔來接他。很少能見到沈榮,李叔每次都說沈榮非常非常忙因為公司有個大單子說是10000萬。

在家裡沈榮也忙的不可開交有的時候還會通宵改稿,明明家裡也挺有錢的還要這麼拚命,有的時候沈臨熙心裡就在想有什麼原因嗎?公司要倒閉?

有合作的公司沈榮都會審視幾天確保冇什麼問題就開始談合作的事情,不知不覺小公司變成大公司,彆人叫沈榮稱老闆他也學著彆人叫不知不覺沈老闆這個稱呼就出現了,後麵都被叫習慣了自然而然改名。

“嘴貧什麼,還上不上車了。”沈榮學著沈臨熙打趣道“還要我下車幫你開車門嗎?”

沈臨熙嬉皮笑臉的拉開副駕駛的門坐了上去繫上安全帶道:“不用不用,怎麼能麻煩您呢對吧沈老闆。”

“爸”沈臨熙一肚子壞水,陰陽怪氣起來“我坐了副駕駛唐女士會不會吃醋啊~”

沈榮手轉著方向盤抬眸看了一眼後視鏡的人忍不住笑了笑:“你不妨轉頭看看後麵?”

“後麵有什麼,驚喜嗎?”

沈臨熙疑惑轉頭,雙目與唐女士打了個照麵笑容和藹的看著自己突然感覺有點滲人。

“哈哈哈……確實是驚喜,我親愛的媽媽好巧啊。”沈臨熙尷尬的撓了撓頭剛剛自己社死的一麵被親媽看見了有點丟人。恨不得把一整個頭埋起來。

唐榆:“沈臨熙你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沈臨熙嘗試轉移話題四處看了看發現不是回家的路開口問到:“沈老闆要去哪裡?”

“出去吃飯啊。”

“嗯?又要談合作啊?”

“你不知道今天什麼日子嗎。”沈榮特意賣關子看著他思考“今天是你媽生日你不會忘記了吧?”沈榮調侃道。

沈臨熙故作鎮定道:“嗷!我就說嘛,我怎麼可能會忘記對吧?我一直知道。”

沈榮嘴角輕揚也冇有拆穿他,沈臨熙打開導航寫上一串英文字母地圖導航還有十二公裡。

沈臨熙調好後道:“沈老闆,信我去這家西餐廳保證吃的舒舒服服”眼神盯著沈榮,對方開口說:“行,聽你的。”

調轉車頭後一路開到“commune幻師”找到停車位3人下車後最屬沈臨熙最高興。

“這麼高興?”沈榮問。

“你不懂,先走再說。”沈臨熙推著唐榆先走一步身後的沈榮看著這一幕有點好笑。

“你好請問幾位?”服務員問。

沈臨熙用手計劃了一下“4位”

“好的請跟我來。”

服務員把他們領到靠沙發的四人桌那邊“沈老闆不是愛喝酒嗎?那邊有自選酒水還有洋酒。”沈臨熙指了指左邊20米長自選酒水區對麵就是1000多種洋酒和啤酒也有氣泡水。

-~好厲害呀~成績好果然是老師的眼中寶~”楊知雪帶上職業假笑開口:“你要是成績好老師也能把你當個寶~”“楊姐我文科不好嗎?”“你數學及格了嗎?”“……我雷數學。”“你雷數學我還雷你呢!”“哦,那我走?”楊知雪活動了一下筋骨“嗯”了一聲下一秒就把沈臨熙踹了出去你冇看錯就是踹了出去。我靠!區彆對待?沈臨熙心裡腹誹著。沈臨熙手裡還攥著筆下一秒若無其事的放進口袋,就當做楊知雪送給他的了,到班級門口見大家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