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望鄉 作品

來個前提

    

大包小包的惦著,有些冷汗襟襟。“差不多了師尊,我們冇事。”何非禍淺笑著。“是啊,師尊,這種事還不用你親自動手,我們兩個人輕輕鬆鬆!”何謠生說著還晃晃,表示自己身體力行。謝無言再次歎氣,罷罷,隨他們吧。可還是悄悄施個小法虛虛護著兩人,回家的路坑坑窪窪,又蜿蜒曲折,實在是怕出事。到了百花峰,謝無言難得冇見柳乘風,平常他可是無處不在的。他讓人把東西送了去。謝無言撐開扇子,微微斂目向四周掃了一圈,原本目光...-

百花峰位於三大峰主峰之次,但他們不爭不搶,選上的弟子形形色色,有天資驕才,卻也不缺紈絝子弟。

百花峰峰主及整個山的掌門柳乘風更是天眾奇才,堪稱百花峰棟梁,而百花峰中的憐憫峰峰主謝無言便是他的柱,以善和美著稱天下。

“傳聞那謝無言常以麵具視人,不見真容,但僅憑那雙攝人心魄的桃花眼便讓無數女子為之瘋狂。一次他帶弟子一齊出任務,那妖怪竟是死後的花魁怨念化成,謝無言不曾塗抹,可遊走於花魁之間竟然也不失豔容,流連於一眾女妖之間……”台上的說書先生說到此處嘖嘖讚歎。

“啪”酒桌上的人扇子一合,麵色有些發黑,嘴角瘋狂抽動,聽那說書先生把話題越扯越遠,什麼叫流連於一眾女妖之間,那明明是他斬殺妖魔不得不去的好吧?亂扯蛋乾什麼?搞得他是什麼凡俗浪子。

謝無言將錢給了小二,思考著現在要不要上去拚一拚嘴皮子。

“師尊……”一陣低低的喊聲把謝無言思緒喚回來,謝無言扭過頭,眉眼間柔和起來,看著乖乖坐在兩旁的弟子:何謠生和何非禍。

一看何非禍的表情,他便曉得這孩子怕是知道自己的想法:怕他真來。

他歎了口氣,眉眼漸漸舒展,罷了罷了,今日也不是為吵架而來的,更何況那說書先生一看就是久經文場,功夫肯定了得,他這兩個弟子一個會罵人不過腦,一個會過腦不會罵人,那還吵什麼?讓他來?

雖然說謝無言知道他的事在凡間基本大街小巷遍佈了,畢竟百花峰向來擺爛,隻要冇有損害利益,基本不大會管。但見他的普通人很少,可嘴巴是長在人身上的,隨口也能胡謅幾句。那些人有時候講的有趣,謝無言高低還會點盤小菜,邊吃邊聽的津津有味。

謝無言本是要事在身,掌門師兄帶話讓他下山買些食材,一下列舉了幾十種,末了才點了下最近除魔的事,真是讓謝無言拍手叫好,他家掌門在外是名滿天下的天才少年柳乘風,十七歲比武大賽上憑一把扶光劍拿下頭冠,一時風光無限,後期更是以一人之力獨創門派,並一路飛黃騰達,最終名列兩大門派之下,可謂三足鼎立。

柳乘風目若寒星,身姿挺拔,讓無數人為之動容,男女通吃。但背地裡卻是個研究美食的傢夥,儘管不怎麼好吃,但也鍥而不捨儘心儘力。

“非禍,掌門還讓帶了什麼嗎?”謝無言拍拍手,看著兩人大包小包的惦著,有些冷汗襟襟。

“差不多了師尊,我們冇事。”何非禍淺笑著。“是啊,師尊,這種事還不用你親自動手,我們兩個人輕輕鬆鬆!”何謠生說著還晃晃,表示自己身體力行。

謝無言再次歎氣,罷罷,隨他們吧。可還是悄悄施個小法虛虛護著兩人,回家的路坑坑窪窪,又蜿蜒曲折,實在是怕出事。

到了百花峰,謝無言難得冇見柳乘風,平常他可是無處不在的。他讓人把東西送了去。謝無言撐開扇子,微微斂目向四周掃了一圈,原本目光不善的人觸上他的眼神乖乖掩了下去,有他在,周圍的弟子儘是低眉順眼。

謝無言歎了口氣,帶著兩人回到憐憫峰,謝無言支開何謠生。

“關門。”

何非禍順從的關上,複又跪在謝無言旁邊。謝無言道:“脫下衣服。”何非禍身子一頓,抿了抿唇,有些不情願:“師尊……”謝無言語氣強硬:“聽話。”

終是脫了下來。

謝無言瞳孔微縮,又轉了平靜。何非禍的身子上儘是些大大小小的傷疤,不像妖魔傷的,更像是刀傷。謝無言道:“什麼時候的事?”

他伸手食指按在何非禍的肩頭,一股暖流自上而下傳遍何非禍身子。“……可能是練功時傷的。”何非禍全身暖洋洋的,口中卻撒著謊。

謝無言平靜的撇了一眼,手指用力,何非禍吃痛一聲,知道自己的謊言被看出來小聲道“……百花峰,不過都是些小傷,師尊。”何非禍怕謝無言生氣,虛虛牽著謝無言衣袍。謝無言冇有拒絕,反而從枕頭下拿出個藥包“一群貪生怕死的傢夥,真給柳乘風丟臉。”謝無言將提前準備好的藥包遞給何非禍問:“謠生是不是還不知道?”

“嗯。”

“好好休息一下,不幾天將有比武大會,你們的武器百花峰不會給你們,隻能通過比武,得到第一後才能帶你們去。”謝無言說著垂下眼眸:“委屈你和謠生了。”

“不委屈,師尊。”何非禍道:“我對師尊感激不儘,我的命是你救的,是生是死,由您調遷。更何況,當初您救下我們兩個已經脫累您了,所以我們都儘量不惹麻煩。”

謝無言驀地一顫,幾乎僵住了身子。“師尊!”何非禍被下了一跳,忙上前一步。

“下去吧,非禍。”謝無言打斷道,他語氣能聽出勉強,但臉上並未表現,何非禍表情一怔,猶豫後點點頭下去了。

謝無言目送何非禍離開。起身到一間密室裡,重重吐出來口氣,平靜了下心態。

整間房空蕩蕩,正中央放了一個大圓盤,上方隻刻了兩個名:何非禍,何謠生。一個石質針指在兩人中央。

傳說世界第一峰創始人在彌留之際留下個預言:世界第一第二峰會相持數百年,直至第三峰出現的打破。當第三座峰的峰主收徒之時,禍患將誕生,它會成為毀滅這裡的災星。此預言再不久後得到靈驗:在眾人合力滅了第三峰後,仍然有人活了下來,成為了禍患。

幾經挫折後,禍患死亡,在死後化成個圓盤,模模糊糊的刻著幾個名字。

此時他們意識到,這個預言仍未結束,第一第二峰至此元氣大傷。派門排名需要向最強的峰挑戰,但無一人挑戰,峰座排名的第三名從此空著,而這個預言則成了傳說被人們淡忘,直到柳乘風出現,才敲響了幾個掌門的心魔。

昔日拜師大會,無數仰慕百花峰的人蜂擁而至,拜進門下的數不勝數。錶盤上的字漸漸出現,除了地位極高的掌門外無人知曉。

他們將名字和柳乘風交談,要求柳乘風將其斬殺以除後患,被果斷拒絕後,退而求次,左右交談下,為了不讓眾人難堪定下了約定,如果當那些人在選定武器後一年內圓盤有所改變,那麼他們可以活下,如果仍然冇有改變,那麼當針指向那個人時,將會被放逐死界,由帶他的師尊進行。

死界一地一去凶多吉少,大大小小的地盤分裂,妖魔鬼怪四處橫生,難以生存。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謝無言好像能感受到何非禍的生命跳動以及錶盤的改變,通過這個大錶盤來感受。

謝無言看著大錶盤上僅剩的兩個人的名字,無端煩躁,他從不信什麼預言,這種無憑無據胡亂捏造的東西他絕不相信,他更信他的眼睛和感受。

如果說他們一出生便是禍患,那麼呆在這兒的這些年還冇有讓他察覺半分敵意,那麼他們的演技可就太佳了。

謝無言手指摩挲著何非禍的名字,針在兩個名字反覆橫跳下最終慢慢偏向了何非禍。

房間幾乎與外界隔絕,陰暗潮濕的,一片死寂後,謝無言低聲喃喃道:“在我能力範圍之內,我會護你們周全……”

-像妖魔傷的,更像是刀傷。謝無言道:“什麼時候的事?”他伸手食指按在何非禍的肩頭,一股暖流自上而下傳遍何非禍身子。“……可能是練功時傷的。”何非禍全身暖洋洋的,口中卻撒著謊。謝無言平靜的撇了一眼,手指用力,何非禍吃痛一聲,知道自己的謊言被看出來小聲道“……百花峰,不過都是些小傷,師尊。”何非禍怕謝無言生氣,虛虛牽著謝無言衣袍。謝無言冇有拒絕,反而從枕頭下拿出個藥包“一群貪生怕死的傢夥,真給柳乘風丟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