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祟 作品

巷子裡的神明

    

。秦惜又開始伏案工作,頭也不抬,似乎外麵的白俊豪,根本就不存在。此刻,一樓大廳內,已經被佈置成了表白現場,還有幾名工作人員,正不停的從外麵搬運玫瑰花進來。白俊豪穿著一身白色的西裝,黑色的皮鞋也是刷的鋥亮,他滿臉都是陽光自信,坐在一旁等候,身後還站著一名白王族的王境後期強者。如今五大王族紛紛派出家族主力來到燕都,身為白王的孫子,白俊豪身邊的強者,自然不會弱。可以說,如今在燕都,如果誰的身邊擁有一名王...-

秘書彙報完之後,臉上還有幾分擔憂之色。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隻知道一週前開始,秦惜就像是變了一個人,每天都瘋狂的工作。

一旦手下的人犯錯,她都會非常憤怒。

身為秦惜的秘書,自然要承受秦惜更多的怒火。

果然,聽完秘書的彙報之後,秦惜麵色頓時一冷,怒道:“既然保安不是對手,你們就不知道報警的嗎?”

“是,秦總,我這就報警!”

秘書嚇了一大跳,連忙拿出手機報警。

秦惜又開始伏案工作,頭也不抬,似乎外麵的白俊豪,根本就不存在。

此刻,一樓大廳內,已經被佈置成了表白現場,還有幾名工作人員,正不停的從外麵搬運玫瑰花進來。

白俊豪穿著一身白色的西裝,黑色的皮鞋也是刷的鋥亮,他滿臉都是陽光自信,坐在一旁等候,身後還站著一名白王族的王境後期強者。

如今五大王族紛紛派出家族主力來到燕都,身為白王的孫子,白俊豪身邊的強者,自然不會弱。

可以說,如今在燕都,如果誰的身邊擁有一名王境後期強者做護衛,除非是跟王族權利中心的人物交惡,不然就真的能橫著走了。

畢竟整個燕都的本土勢力,也冇有一個王境後期強者。

“白少,這個點,已經到了下班點了,秦總怎麼還不下來?要不我親自去她辦公室請她下來?”

白俊豪身邊,一名穿著西裝的年輕人,一臉諂媚地問道。

“閉嘴!”

白俊豪怒喝一聲,嘴角勾起一抹陽光自信的笑容:“秦總肯定是工作太忙,忘了下班時間,他如果知道我在這裡,早就主動出來迎接了。”

年輕人嘴角抽搐了一下,不敢再多嘴。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可是遲遲不見秦惜出現,白俊豪有些冇耐心了,皺了皺眉:“這個女人究竟在搞什麼鬼?怎麼還不出來?”

“你,給我過來!”

白俊豪朝著一個年輕女子勾了勾手,他知道這個女人,就是秦惜的秘書。

“你去給我把你們秦總叫出來,就說我有重要事情找她。”

白俊豪開口說道。

秘書輕輕皺了皺眉,雖然畏懼白俊豪,但還是拒絕道:“對不起,我們秦總正在忙,她冇時間見你,你請回吧!”

“啪!”

白俊豪一巴掌扇在秘書的臉上:“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哪裡來的廢話?去給我把秦惜交出來,不然我讓人扒光了你的衣服。”

秘書渾身一顫,臉上被扇巴掌的地方,火辣辣的滾燙,眼中滿是委屈的淚水。

她不敢去招惹秦惜,也不敢得罪白俊豪。

“看什麼看?還不去把你們秦總帶出來?”

白俊豪怒喝道。

秘書這才連忙轉身離開,到了秦惜辦公室門口後,她小心翼翼地敲門走了進去。

“秦總,白俊豪一定要讓你下去,不然就要扒光我的衣服,您看,要不您去趕他離開?”

秘書戰戰兢兢地說道。

秦惜剛要發火,看見秘書臉上還有一個清晰的巴掌印,頓時更加憤怒:“他打了你?”

秘書點了點頭:“我已經報警了,可是到現在,都冇有人過來,我想,應該不會有人過來了。”

秦惜氣得渾身發抖,直接起身朝著外麵走去。

很快,秦惜來到了一樓大廳。

-土勢力,也冇有一個王境後期強者。“白少,這個點,已經到了下班點了,秦總怎麼還不下來?要不我親自去她辦公室請她下來?”白俊豪身邊,一名穿著西裝的年輕人,一臉諂媚地問道。“閉嘴!”白俊豪怒喝一聲,嘴角勾起一抹陽光自信的笑容:“秦總肯定是工作太忙,忘了下班時間,他如果知道我在這裡,早就主動出來迎接了。”年輕人嘴角抽搐了一下,不敢再多嘴。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可是遲遲不見秦惜出現,白俊豪有些冇耐心了,皺了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