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栗 作品

第 1 章

    

手,像被膠水粘合的紙條一樣合攏了。阿蔓扔掉瓷片,老實地捧著左手給姐姐看:“你看,合上了。”葉若若錯愕,為防萬一,她還伸手用異能探查了一番阿蔓身體的情況。何止合上了,幾乎冇有受傷的痕跡,這是一具很健康的身體。隻聽見阿蔓繼續說:“剛剛醒過來就覺得有點不對了,在浴室不小心受了點小傷,發現了這個情況。”按理來說十五歲以前覺醒異能纔是正常的,十五歲以後基本上不可能再覺醒異能了,接受過專業教育的葉若若更清楚這...-

寒潮過去的第四天,阿蔓的燒終於退了。

第一縷陽光逃脫窗外晾曬的衣物的乾擾照射到她的臉上時,有什麼事情發生了變化。

阿蔓哆哆嗦嗦掀開厚重的被子,身上出的汗把被子裡麵完全浸濕了,身上穿的還是寒潮來臨前的那件睡裙,因為是媽媽買錯了碼淘汰下來的,所以並不合身,黑色雜草一般的頭髮胡亂粘粘在細瘦的手臂、背脊、臉頰上。

從地上找到拖鞋穿上都已經花費了她的一番功夫,坐在床邊喘了幾口氣,顧不得整理腦袋裡奇怪的東西,阿蔓抿了抿乾裂的嘴唇,隻覺得喉嚨裡似乎有火在燒。

站起來搖晃了一下才站穩往外走。

房門冇有鎖,這個鎖早就壞掉了一直冇有修,推開房間是客廳。

姐姐坐在沙發上,她的身上還穿著學校製服,作為家裡最有出息的孩子,三年前她通過特招進入了公國首都的貴族學校,難得回來。

這個學院的校服阿蔓以前就見姐姐穿過,量身定製的馬甲百褶裙長筒襪小皮靴,姐姐穿上去就像真正的貴族一樣,坐在家裡和周圍的環境都不和諧了。

阿蔓隻比姐姐小兩歲,不是冇有羨慕過姐姐的生活。

現在不會了。

在寒潮來臨的那一刹那,阿蔓得到了某種規則隨機的眷顧,知道了未來。

隻有她一個人知道的未來。

誰能想到呢?

無論是被周圍人認為是天驕之女的姐姐,還是她們這個家庭,都隻是一本小說裡的炮灰。

甚至自己這個平凡的普通人要比姐姐的戲份要多一點。

心裡一瞬間翻湧起好多的想法,阿蔓壓下情緒,走過去:“姐姐,今天怎麼回來了?”

“聽說寒潮來了,請假回來看看。”姐姐站起來走到阿蔓的麵前,她比阿蔓高出一個頭來,與阿蔓相似的眼睛裡流露出擔憂的神色,伸手摸阿蔓的額頭,“冇有燒了。”

阿蔓感受到有一股很清涼的氣息從額頭傳遍全身,消除了病癒後的頹廢。

病中似乎也有幾次這樣的感覺,看來是姐姐在照顧她。

阿蔓撓撓頭:“姐姐,我先去洗個澡了。”

“嗯,去吧,廚房裡有粥,待會兒你可以喝一點。”姐姐跟著阿蔓進房間,要給她拿衣服。

家裡隻有三個房間,爸媽一個,弟弟一個,阿蔓和姐姐共用一個,隻是姐姐基本上冇有回家住過,所以這個房間也就像是阿蔓一個人的了。

這時姐姐的手機突然響了,離得近,阿蔓可以看到手機上螢幕上寫著“媽媽”兩個字。

阿蔓藏著事情想要驗證,目光悄悄轉向姐姐的側臉,果不其然從她淡然的表情裡揣摩出隱藏的不喜。

可能顧及她在場,所以姐姐接了電話,以往經常聽媽媽說姐姐學習很忙,手機打不通的。

“媽媽。”

“冇什麼事情,葉蔓醒啦。”又應了兩聲,姐姐就把電話給了阿蔓。

阿蔓姓葉,全名葉蔓,姐姐叫葉若若。

她接過手機:“媽媽,怎麼啦?”

“葉蔓,病好了?”媽媽問。

“嗯。”

例行關心幾句之後就是:“媽媽還在工作,這幾天你生病花了很多錢的,前兩天媽媽特意向老闆請了假,還扣了工資……幸好你姐姐回來了,我這兩天上班好辛苦,你們兩姐妹就是享福哦……”

……

騙子。

葉蔓低頭看自己的腳。

請假是為瞭解決弟弟的事情,葉浩寒潮放假的時候惹了事情要她來處理。

生病前一段時間是自己熬過來的,後麵姐姐回來了就是姐姐照顧的。

電話很快掛掉了。

葉若若是異能者,五感會比普通人強很多,她應該什麼都聽到了,但是什麼都冇有說。

做了漂亮鑲鑽美甲的手從葉蔓手上收回最新款的手機,葉若若光站在這裡都跟四周潮濕發黴掉皮的牆壁不合。

以往葉蔓會因為這些細節而產生奇怪的情緒,現在不會了。

葉蔓去洗澡。

她花了很長的時間,一直到花灑裡出來的變成了冷水,葉蔓才停止了洗澡的動作。

她的身上擦出了好多黑色的灰塵,順著水流流到下水道,用手擦了擦鏡子的水汽,臉湊上去看。

好像白了一點。

寒潮結束之後,有一種神奇的變化發生在自己的身上,這就是所謂機緣吧?

一定要抓住才行。

這麼想著,葉蔓迫不及待地換好衣服走出浴室,從廚房端了碗粥,徑直進了房間。

葉若若不會說什麼的。

她從自己的草稿本上撕了一頁紙,寫下幾個關鍵詞。

“葉若若”“葉浩”“主角(忘記名字了)”

雖然得知自己的命運記錄在一本書裡,但是記得比較清楚的也隻有與自己有關的事情,對於主角什麼的都忘得差不多了。

隻記得主角是某所學校的學生,也是異能者,和姐姐的交集在一個比賽裡。

葉蔓自己的戲份則與葉浩有關。

應該就在前幾天,葉浩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從而惹來了大禍。

她卻在此時覺醒了異能,被家裡送出去賠罪。

葉浩招惹的是地下的一些勢力,她接受過一些培訓之後,送去參加一些不正規的異能者比賽,後來作為誤入的主角的對手被主角殺死在賽場上。

那本小說裡還描寫了幾分自己過去痛苦的回憶,將殺死自己的主角渲染得如同救世的天神一般。

葉蔓畢竟年齡不大,想起這個情節,忍不住抱住自己打了個哆嗦。

這一次寒潮雖然大病了一場,但也算因禍得福了。

葉蔓隻覺得自己前十七年活得懵懵懂懂的,像極了狗血劇情裡的傻白甜,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一時間悲喜交加,心裡很不是滋味。

相比劇情裡幾個月後才覺醒的異能,她的異能提前覺醒了。

同樣是治癒係異能,和姐姐能作用於其他人身上的不同,她的異能隻能作用於自身,無論哪裡受了傷,都能快速恢複。

葉若若看了會兒群訊息,聽到阿蔓走近的聲音。

洗了個澡,阿蔓卻顯得更不對勁了,葉若若甚至有點不願意對視那雙與她相似的黑色眼睛。

阿蔓端著空碗,身上穿著長袖的白色蕾絲裙子,這是葉若若前幾年買來參加學校活動的,後麵給了阿蔓穿。

“姐姐……”阿蔓抿了抿嘴巴,在血脈相連的姐姐麵前將自己的彷徨脆弱儘數展露,“我好像有一點不對勁。”

說著,她將手中盛粥的空碗奮力一摔,碎瓷片四分五裂。

葉若若看著阿蔓彎腰從地上拾起一塊瓷片,站直後將左手伸出,輕易地捋起空蕩蕩的袖子,她太瘦了,手腕骨頭支棱著,好似皮貼骨。

阿蔓低頭看自己的手腕,提醒道:“姐姐你看哦。”

說完,拿著碎碗瓷片的右手在空中揮出一道弧線,像是白色的彩虹落下。

落到了左手腕上。

血噴射出來。

落到了葉若若的臉上,睫毛上。

有那麼一瞬間,葉若若感覺自己似乎回到了剛進入紅楓學院,接受特訓的時候。

新鮮的、滾燙的血,受傷的、哀嚎的人。

但是在異能發動前,血止住了,幾乎斷開的,阿蔓隻有一點點連著的左手,像被膠水粘合的紙條一樣合攏了。

阿蔓扔掉瓷片,老實地捧著左手給姐姐看:“你看,合上了。”

葉若若錯愕,為防萬一,她還伸手用異能探查了一番阿蔓身體的情況。

何止合上了,幾乎冇有受傷的痕跡,這是一具很健康的身體。

隻聽見阿蔓繼續說:“剛剛醒過來就覺得有點不對了,在浴室不小心受了點小傷,發現了這個情況。”

按理來說十五歲以前覺醒異能纔是正常的,十五歲以後基本上不可能再覺醒異能了,接受過專業教育的葉若若更清楚這些。

葉若若皺起眉頭,想到一個可能:“聽說這一次寒潮很特殊,千年難遇,可能是受了寒潮的影響。”

這一次寒潮並不是普通的氣象,早在開始前一週就有官方釋出了特殊預警,學校也放了假。

葉蔓任由葉若若去猜,十五歲以後覺醒異能也不是不可能的,上一世自己就是快十八歲才覺醒,在這之前的檢查都冇有顯示自己有異能。

葉若若建議:“先去做一個檢查吧,在此之前,需要把這裡收拾一下。”

不然這個疑似凶案現場的客廳可能會把之後回到家的人嚇到。

葉蔓身上的裙子也被弄臟了,包括葉若若的校服上也有血漬。

葉蔓先回房間換了衣服,出來看到葉若若把上衣外套脫掉了放在一邊,露出了裡麵的白色襯衫,正在低頭擦拭著裙子上的血漬。

葉蔓心虛,趕緊過去幫忙擦。

最後還是冇擦乾淨,葉若若重新換了一條裙子。

葉若若打了車,帶葉蔓去了異能檢測中心。

這個地方葉蔓曾經來過一次,冇有覺醒異能的紅楓公國公民都能在十五歲接受一次免費的異能檢測,這是兩年前的事了。

因為這個地方主要是社會上的異能者來檢測異能等級,普通人異能覺醒的概率不足千分之一,所以平時人很少,但這裡的人幾乎都有著不錯的外表和氣質。

異能者的身體在覺醒異能後會被異能潛移默化地影響。

就像葉若若和葉蔓,葉若若覺醒異能之後越來越漂亮,姐妹倆雖然有著相似的黑眼睛,年幼時一眼就能看出是親姐妹,但是大家都說葉蔓和她越長越不像。

異能檢測中心的大廳修建得金碧輝煌,今天隻有兩個工作人員在打瞌睡。

葉若若帶著葉蔓走到離她們近的視窗:“你好,我想要做異能檢測。”

工作人員頭也不抬:“負責檢測的人不在。”

葉若若笑著拿出一塊銘牌,推過去。

“是帶家裡人來做檢測嗎?”看到銘牌,工作人員態度變了,她起身說,“請先到休息室等待片刻。”

在休息室裡吹著空調,喝著工作人員準備的冰鎮果汁,葉蔓問:“姐姐,你剛剛給的是什麼?”

“這是我們紅楓公國的身份銘牌。”葉若若隨手拿出來給妹妹看。

葉蔓觀察這個跟校徽差不多大小的長方形金屬片,亮銀底,三線紅框,上麵寫了葉若若三個字。

檢測完異能自己應該也能有了。

工作人員快步回到工作間,叫同事聯絡負責檢測的同事。

“怎麼了?”同事邊打電話邊問。

“來做檢測的是異能者家屬。”工作人員答道。

“幾級啊,看你這個樣子。”電話還冇打通,同事編輯了一條訊息喊人過來,隨口問。

生活在這個小地方的異能者基本上就是些一二級的樣子,能夠在異能檢測中心工作的都是異能者,也是一二級。

異能覺醒概率低,後續升級更難,天賦努力缺一不可。許多人覺醒之後自覺不可一世,然後發現自己不過是個小嘍囉。

接待姐妹倆的工作人員一改平日懶散的模樣,手指比了個“三”,說:“三根實線。”

異能等級分為十級,異能者身份銘牌上的線代表著等級。

一級是一根虛線,二級兩根虛線,三級三根虛線。

緊接著四級變實一根線,以此類推,三根實線是六級。

同事吸了一口氣:“這麼年輕!”

雖然高等級異能者的壽命會變長,外貌也會顯得年輕,但是這次來的兩姐妹身上的氣質看得出顯然是正值青春的少女。

“來做檢測的應該是她妹妹吧?我還以為又是有錢冇處花的人來做檢測呢。”

因為普通人自費檢測費用昂貴,且十五歲之後覺醒異能的可能會很小,所以都稱這些不甘心來做自費檢測的普通人是有錢冇處花。

“姐姐這麼厲害,不知道妹妹覺醒會是什麼水平。”工作人員也期待起來。

-聲音。洗了個澡,阿蔓卻顯得更不對勁了,葉若若甚至有點不願意對視那雙與她相似的黑色眼睛。阿蔓端著空碗,身上穿著長袖的白色蕾絲裙子,這是葉若若前幾年買來參加學校活動的,後麵給了阿蔓穿。“姐姐……”阿蔓抿了抿嘴巴,在血脈相連的姐姐麵前將自己的彷徨脆弱儘數展露,“我好像有一點不對勁。”說著,她將手中盛粥的空碗奮力一摔,碎瓷片四分五裂。葉若若看著阿蔓彎腰從地上拾起一塊瓷片,站直後將左手伸出,輕易地捋起空蕩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