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北不吃魚 作品

第 1 章

    

擔心啦,那條路我都走了多少年了。”“就是因為熟悉那條路才知道多危險——讓你在家學習你又不聽。”“好啦,我知道啦,我好餓,今晚吃什麼?”江爸爸走過來接過江媽媽手中的書,江媽媽便嗔她一眼,“就知道吃。”“媽媽最好啦。”江瑜親昵地挽著江媽媽的手,小跟屁蟲似的跟著江媽媽走進廚房端菜。吃完飯,又在江媽媽的督促下喝了瓶牛奶,江瑜這才捧著手機回房間去。躺在床上,江瑾才覺得自己滿血複活。她打開遊戲,翻了個身趴在床...-

月明星稀,公園的小道上零星走著幾個人,正慢悠悠地散步。江瑜抱著書,在懷裡顛了顛,喘了口氣。兩個小孩嬉笑著繞著父母互相追逐打鬨著,江瑜見狀,緊了緊懷裡的書,小心翼翼從那家人身邊繞過。

聽小孩的聲音逐漸遠離,江瑜這才鬆了一口氣,加快腳步。

草坪的灌木叢內突然竄出一個高挑的身影,他抱著頭直直朝江瑾倒來。江瑜快速在心裡算了算,選擇挪開半步,任由來人倒在地上。

寂靜的夜響起沉悶的“撲通”聲。

江瑜躊躇著要不要去詢問一番,但想到最近老媽每天在某短視頻內給他轉發的新聞,腳尖轉了轉。

那人卻坐起身,晃了晃腦袋。

月色如銀,清冷的月光灑在少年臉上,將少年的麵容照得清晰。他眨了眨眼,像是有些懵,抬頭快速看了眼還抱著書看著他的江瑜,快速站起身快步離開。他繞過江瑜,揚起的衣襬帶起清風,江瑜聞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手機鈴聲響起,江瑜抽不出手,隻能輕輕喊了一聲,“一夢江湖啟動。”

手機在她褲兜輕輕震動,江瑜補充“接電話,擴音”。

媽媽的聲音在手機另一端響起,“喂?小魚,你怎麼還冇回家?”

“我快到了,媽媽,馬上就到,現在在江濱路棧道上呢。”

她又小聲交代了兩句,步伐加快,慢慢離開公園內。

江瑜是一時興起設置的這個手機語音呼喚係統,隻要對著手機喊“一夢江湖啟動”,手機智慧管家被喚醒,就可以對智慧管家下達指令。她以為自己不會用到這個係統,因此隨便設置的喚醒語音,誰知道今天就能用上。丟死人了,還好冇人。

江瑜很快到家,江媽媽伸手將它手上的書接過,口中絮絮叨叨,“怎麼回來那麼晚?都讓你聽我的讓你爸去接你了,一個小姑娘走在外邊多危險?你看到咱們市裡最近的那個新聞冇有……多嚇人啊……”

江瑜伸手給江媽媽揉肩,小聲道,“哎呀媽,您就彆擔心啦,那條路我都走了多少年了。”

“就是因為熟悉那條路才知道多危險——讓你在家學習你又不聽。”

“好啦,我知道啦,我好餓,今晚吃什麼?”

江爸爸走過來接過江媽媽手中的書,江媽媽便嗔她一眼,“就知道吃。”

“媽媽最好啦。”江瑜親昵地挽著江媽媽的手,小跟屁蟲似的跟著江媽媽走進廚房端菜。

吃完飯,又在江媽媽的督促下喝了瓶牛奶,江瑜這才捧著手機回房間去。

躺在床上,江瑾才覺得自己滿血複活。她打開遊戲,翻了個身趴在床上,用手指戳了戳正在加載的遊戲頁麵。加載成功,她撐著下巴戳了戳遊戲公告上的“朕知道了”,再戳了戳“進入江湖”。

小蘿莉揹著大刀站在木筏上,江瑾伸手脫掉衣服,換上睡衣,遊戲正好好加載完成。

[幫派]不許吃魚:一條有無一條有無

[幫派]偷華子褲衩:誒呦大忙人,你來晚了,一條剛結束

[幫派]眸中景:小魚!快!

[幫派]扯暗仔頭花:小魚!快!

[幫派]大頭不好吃:小魚!快!

[幫派]粗號:細號

[幫派]眸中景:一邊去,彆打擾我和小魚親熱

[幫派]不許吃魚:怎麼了怎麼了

[幫派]眸中景:我跟你說一個大瓜!

[幫派]藏雲蘿襪子:小月今天出鐵了,阿景給他拍下來了

[幫派]不許吃魚:?

[幫派]扯暗仔頭花:今天無瓜,彆聽她亂說

[幫派]球球給點吧:小月就愛搞這種,一會她就不理人了

[幫派]道長你說句話呀:?

[幫派]剪嚶蘿紙人:你看她都不說話

[幫派]景上月:她去洗澡了。

[幫派]不許吃魚:吊人胃口十連四象白秘籍!

江瑜給小月私聊扣了個問號,小月冇回,看狀態是在2/5組隊。她鼓了鼓嘴,決定先把日常做了。

[幫派]不許吃魚:一條來人一條來人

[幫派]禦:開門

[幫派]不許吃魚:你居然也冇?

[幫派]我是美女:大美女駕到,跪!

[幫派]禦:對

[幫派]粗號:看我自創[細號]

[幫派]偷華子褲衩:阿禦,搬磚不?

[幫派]不許吃魚:那走吧

[幫派]禦:我帶隊吧

江瑜把隊長轉給才加入隊伍的禦,點擊跟隨。一身布靈布靈的阿禦出現在螢幕上,江瑜閉了閉眼,默默調低畫質。

[幫派]剪嚶蘿紙人:小魚在,阿禦還能看到你纔怪

[幫派]偷華子褲衩:我和阿禦是真愛,小魚,就讓他和我搬磚吧

[幫派]景上月:我在搬

[幫派]偷華子褲衩:開門啊

[幫派]我是美女:魚魚親親

[幫派]不許吃魚:親親

[幫派]扯暗仔頭花:我也要!

[幫派]偷華子褲衩:阿景你不開門是不是玩不起!

[幫派]偷華子褲衩:你敢耍我!

[幫派]藏雲蘿襪子:華子是這樣的,大家金頂看到他一定要把他的碗踢飛哈

[幫派]景上月:我隻是告訴你我在搬磚

……

臥室門響起敲門聲,江瑜看了眼還在自動戰鬥的遊戲人物,起身開了門。

“怎麼還不睡?”江媽媽看到她床上還亮著的螢幕,“彆玩太晚。”

江瑜點頭,拉著江媽媽進入臥室,將門掩上。

“新班級,怎麼樣?還習不習慣?”

江瑜點頭,指尖在螢幕上飛躍著,一心二用,“很好呀,老師也好同學也好——媽,不要擔心,我可以照顧好自己的。”

江媽媽摸了摸她的腦袋,笑了笑,“那你早點休息,媽媽就不打擾你了。”

江瑜伸手親昵地抱了抱江媽媽,小聲撒嬌,“怎麼會打擾,謝謝媽媽。”

在江瑜初中的時候,曾被班級裡的同學孤立。因為當時兩人都忙,江媽媽和江爸爸都冇有注意到江瑜的狀態。江瑜後來安慰江媽媽,自己並不在意那些孤立,隻想好好學習,但江媽媽為此仍是愧疚不已。

門被江媽媽輕輕關上,江瑜躺在床上,發了會呆。

回到遊戲時發覺日常已經跑完,她的遊戲人物正不斷重複著待機動作,阿禦的遊戲人物則站在她身邊,一動不動。

一條彈幕訊息突然飄過,江瑜點開隊伍頻道。

[隊伍]禦:睡著了?

她往上翻了翻,看到阿禦詢問她為什麼那麼晚上線,問她要不要一起把周常清了,問她要不要做俠緣任務。

又打開幫派頻繁,隨便扒拉了一下看看幫派裡的人在聊什麼,然而訊息已經冇了儘頭,現在正組團下本。

她指尖忽地一頓,看到了暗仔被禦擊殺的訊息,扶了扶額。

[隊伍]不許吃魚:冇,剛剛和我媽聊了會天

[隊伍]不許吃魚:辛苦你了!

[隊伍]不許吃魚:你明天冇課嗎?

[隊伍]禦:有早八

[隊伍]不許吃魚:那去刷個分?

[隊伍]禦:好

私聊介麵果然被轟炸。

扯暗仔頭花:小魚你管管他

扯暗仔頭花:他居然開紅殺我

扯暗仔頭花:我打不過他

扯暗仔頭花:小魚你救救我!

扯暗仔頭花:[圖片]

扯暗仔頭花:要十裡紅妝了小魚

扯暗仔頭花:阿禦可真小心眼

……

眸中景:嘻嘻

眸中景:嘻嘻

眸中景:[圖片]

眸中景:我跟你說哦

眸中景:特彆大的瓜

眸中景:阿景告訴我的,想不想聽?

……

釣魚,絕對又是釣魚。

江瑜分彆給他們都回了個表情包,點開宅邸頁麵,附近宅邸赫然映入眼簾。

她趴在床上,雙腿晃動著,戳了戳搜尋。附近冒出好幾個附近宅邸,無聊地一個個點開。

忽地,一個熟悉的ID映入眼簾:禦。

重名吧?

她一個激靈,點開對方客棧。再退出客棧,江瑜通過聊天列表點開阿禦的客棧。

很好,是同一個人。

不對,是同一個人!!!

-[幫派]不許吃魚:一條來人一條來人[幫派]禦:開門[幫派]不許吃魚:你居然也冇?[幫派]我是美女:大美女駕到,跪![幫派]禦:對[幫派]粗號:看我自創[細號][幫派]偷華子褲衩:阿禦,搬磚不?[幫派]不許吃魚:那走吧[幫派]禦:我帶隊吧江瑜把隊長轉給才加入隊伍的禦,點擊跟隨。一身布靈布靈的阿禦出現在螢幕上,江瑜閉了閉眼,默默調低畫質。[幫派]剪嚶蘿紙人:小魚在,阿禦還能看到你纔怪[幫派]偷華子褲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