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初體驗

    

看到這段的時候,躺在沙發上的許意煙,已經哭的淚流滿麵了,這是她最近淘到的寶藏古言小說,看著看著就喜歡上了男二這個少年將軍,現在她的癡情小將軍死了,她忍不住發出了評論,“嗚嗚嗚(┯_┯)我的小將軍,誰來救救他呀,他那麼好,那麼帥,為什麼這麼慘啊”手機螢幕像卡了一樣,緩存標識轉了兩圈,顯示評論已成功。叮咚,歡迎來到拯救男二係統,拯救你愛的男二,給他一個家吧!許意煙睜眼聽到的就是這一聲冰冷的機械音,她很...-

大雪飄飛,明明雪下的很大,落在地上,卻變成了紅色。

一個手拿長槍的將軍跪立在雪地上,它的周圍全是殘骸,他吐出一口血,看了眼胸腔上射穿身體的那支箭,笑了,他放聲大笑,笑他這一生愛錯了人,交錯了友,最後終究什麼都冇有換來。

看到這段的時候,躺在沙發上的許意煙,已經哭的淚流滿麵了,這是她最近淘到的寶藏古言小說,看著看著就喜歡上了男二這個少年將軍,現在她的癡情小將軍死了,她忍不住發出了評論,“嗚嗚嗚(┯_┯)我的小將軍,誰來救救他呀,他那麼好,那麼帥,為什麼這麼慘啊”手機螢幕像卡了一樣,緩存標識轉了兩圈,顯示評論已成功。

叮咚,歡迎來到拯救男二係統,拯救你愛的男二,給他一個家吧!

許意煙睜眼聽到的就是這一聲冰冷的機械音,她很茫然,心想:我是喜歡男二,是喜歡看穿書文,但我自己冇有想穿啊。內心崩潰之後,她也開始整合自己的思路,以她這麼多年的看文經驗,係統一定是給了她一個惡毒女二的身份,讓她進行攻略男二計劃,正想到一半她又聽到。

叮咚,攻略宿主觸發劇情講解[人物介紹]許意煙,丞相府嫡出的大小姐,從小因身子羸弱被丞相送到道觀修養,因早年一道士雲遊路過相府,道“此女有靈,亦有劫,可送去道觀修養,方可破,在其

15及笄之時便可下山”於是,丞相與其夫人愛女心切,便送其女去了道觀修行,今日是她15歲下山之時

(附加技能:醫術)

[任務目標]攻略男二謝寂寒,子頌優

係統附加:本係統與其他係統不同,宿主不是穿越到其他人身上,而是替宿主在文中擬定了一個人物,其實就是你,是不是很人性化?

許意煙無語。但無語歸無語,還是要乾活的,她還正在想攻略方法,畢竟她是一個原文中冇有的人物,她該怎麼橫插進主角的世界呢,正想著一個身著綠衣青衫的小丫頭跑了進來“小姐小姐,相府來接我們馬車今天到了,快梳洗一下,你今天還要拜彆道長,和你的各位師兄呢”

叮咚,解鎖[人物資訊]:秋雨,你的貼身丫鬟,從小和你一起長大

許意煙看著麵前可愛活潑的小丫頭,有點新奇,因為在她的世界她今年22歲,剛剛從醫科大學畢業,突然小了七歲,還是有點不習慣的

秋雨帶她到了梳妝鏡前,給她盤起的髮髻,看著鏡中15歲的自己,心想自己還挺可愛。

秋雨道“小姐,今天回相府冇有辦法盤之前在道觀裡的道髻了,今天我給您盤一個雙環髻,也不能帶您的木簪,要帶一些首飾,您自己看看喜歡哪個,秋雨給您戴上。”

許意煙任由秋雨給她打扮,趁著秋雨給她梳妝,她在心裡給自己覆盤了一下:首先,這是一本古言權謀文,男主李淵是當朝七皇子,女主程桑是他國公主,兩人聯姻,不受寵的皇子和遠嫁他鄉的公主,先婚後愛,曆經千辛萬苦,在這場皇位爭奪中獲得成功,最終happy

ending,而男二謝寂寒就是這場爭權奪利中的犧牲品,他為男女主打江山,可最後卻落得一個萬箭穿心的下場。

想到這兒,許意煙還是有點心疼他的寶貝男二:多麼好的少年將軍,怎麼就落得個這個下場,嗚嗚嗚,按住自己心疼的心,許意煙叫醒自己:停停停,不能再想了,當務之急是該如何抓住男二的心,首先從根源製止男二愛上女主,順勢抓住男二的心,鏡中的許意煙抬起頭問秋雨:“今年大慶的朝貢,是不是快開始了?”

秋雨答道:“是的,小姐,還有10日,前來朝貢的國家就來了,到時候一定很熱鬨。”

許意煙心想:自己這來的還真是時候啊,還有十日就到男女主初遇的日子,同時還是女主和男二重逢的日子,是的,你冇有聽錯,是女主和男主的初遇,女主和男二的重逢,女主當年曾救下過身受重傷的男二,所以男二纔對她一見難忘,二見傾心,而這一次的朝貢,就是他們的第二次見麵。思考間,秋雨已經把髮髻盤好。

秋雨喚道:“小姐,頭髮盤好了,我們快出去吧!”

許意煙呆呆的嗯了一聲,出了房門就見房門口站著許多人,每個人頭上都有係統的提示,顯示著每個人的身份,為首是一個青衣發冠的少年,那少年笑道:“師妹,就這就要走了,不再多留幾日。”

許意煙也冇冷場,緊接著回道“抱歉,秦師兄,我今日必須要走,多年未見父母很是想念,所以便不在這裡多留了。”

許意煙是很想說一些古言古語,但是為了避免穿幫,現代人的口吻屬實冇有辦法一下改變,就隻能淺淺模仿一下了,那位名喚秦師兄的師兄回道:“知道了,知道你15年不曾歸家,快些回去吧,再晚些天色就又要晚了。”

許意煙回想了一下古裝劇中作揖的動作,模仿著做了一個,說道:“那師妹我,便在此拜彆各位師兄了,希望我們有緣再見。”

秦師兄回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們自是會再相見的,小阿煙,下次見麵可不要忘記我哦”

等坐到馬車上的時候,許意煙回想了一下,剛剛那位秦師兄的名字,秦子楓怎麼這麼眼熟啊?靠靠靠,這不是原文,女主的第三個愛慕者,這個愛慕者和女主是青梅竹馬,俗話說大家都懂的,青梅竹馬比不過天降,雖然他與女主有兒時的相伴情誼,但最後也隻能被女主的一句“我隻當你是我的兄長”給發了一張好人卡,但是為什麼這個男三會出現在道觀?許意煙想不出來為什麼,也就先不管了,大腦運轉了這麼久,她也累了,就在顛簸的馬車裡睡著了

等到她醒來的時候,天幕已經黑了,他是被秋雨叫醒的。

剛下馬車就看到了相府門口的兩排人,為首的是一位文人做派的中年人,旁邊是一個身姿曼麗的婦人,許意煙根據係統的提示行了拜禮:“女兒意煙拜見阿夫阿母。”

為首婦人先是把她扶了起來:“見你的阿父阿母何須如此拜禮,快讓我看看,我的小阿煙在外過得如何?”

那個文人老爺,突然笑了起來:“夫人,你彆老愁眉苦臉的,你快看我們意煙出落的如何好看。”

而婦人卻打了他一下:“好看有什麼用,你快看阿煙都瘦成什麼樣子?肯定是在道觀裡過的不好,我15年冇見我的女兒,你還不讓我心疼一下了。”

相府老爺連忙道:“是是是,夫人教訓的是,那快帶阿煙回府吧。”

說罷,又轉頭對我道:“你阿母知你今日回府,便親自下廚為你做了好些吃食,快進府嚐嚐吧!”

許意煙點頭稱是,整個餐桌上就是父母兩人對她的噓寒問暖,許意煙也照常應對了下來,飯必,丞相夫人又帶她參觀了,為她精心佈置的房間,離開之前還反覆叮囑她,讓她注意休息,送走了丞相夫人。

許意煙坐在了窗前,開始回憶她今天一天的經曆,離奇的穿書,離奇的任務,她對一切東西都接受的很快,好像她對她原來的世界冇有什麼在乎的一樣,其實她真的冇有什麼在乎的,她在原來世界裡父母離異,她是跟她奶奶長大的,奶奶年齡大了,兩年前也離世了,她當初學醫,就是為了奶奶,可是最後奶奶冇有等到她學有所成,就先離開了,她冇有消沉很久,很快就找回了自己的狀態,大學畢業後找了一家醫院實習,現在在一家小醫院,當了一個外科主治醫生,醫生壓力很大,他就一看小說排解自己的壓力,這不就穿書了。她心想:反正原來的世界也冇有我掛唸的人了,穿就穿了吧。

許意煙在窗台想了很久,卻還是哭了出來,安慰了自己一天冇什麼,不就是穿書嗎?自己出看穿書文的時候還想過,自己穿越後一定要留在那個世界,永遠也不回來,反正現實世界一點也不好,可為什麼會哭呢?因為捨不得現實世界裡的朋友,捨不得在醫院裡還等著她治病的病人,本以為原來那個世界裡隻有遺憾,現在她仔細想一想也全是掛念。

她趴在窗邊靜靜的哭著,卻不知什麼時候院中屋頂上坐著一個人,那人站在房頂上。

夜晚的風吹起她的髮絲,他穿著一身黑底金線的滾雲邊勁裝,高髮束冠,渾身散發著少年朝氣,他不耐煩的問道:“喂喂喂,你能不能彆哭了?大晚上的一直哭,不嚇人嗎?”

許意煙抬了頭,本來大大的雙眼染上了淚水,紅彤彤的像隻受了欺負的小白兔。她說:“你是誰?我安安靜靜的哭,又冇有打擾到你。”

少年回道:“你是冇吵到我的耳朵,但吵到我的眼睛了,我是誰?要不你猜猜?”許意煙本來心裡就不舒服,見少年這麼氣人,都準備關窗謝客了,可見到少年頭上被係統標明的身份“謝寂寒”三字的時候,停下的動作,想想這是自己的攻略對象,還是多和他說一會兒吧!

-自己,心想自己還挺可愛。秋雨道“小姐,今天回相府冇有辦法盤之前在道觀裡的道髻了,今天我給您盤一個雙環髻,也不能帶您的木簪,要帶一些首飾,您自己看看喜歡哪個,秋雨給您戴上。”許意煙任由秋雨給她打扮,趁著秋雨給她梳妝,她在心裡給自己覆盤了一下:首先,這是一本古言權謀文,男主李淵是當朝七皇子,女主程桑是他國公主,兩人聯姻,不受寵的皇子和遠嫁他鄉的公主,先婚後愛,曆經千辛萬苦,在這場皇位爭奪中獲得成功,最...